解惑明理!通达圣贤智慧!
引领你走进美好生活^_^

家庭公司国家能长久健康运行的关键?

文章怎样成为万物不可或缺的阳光雨露?咱说了在丁元英的谋划下,成就王庙村这件事的慢慢有了实际的眉目,已经到最后拍板的时刻了。

所以,他们所有跟这趟事有关的上头人员都必须参加这次拍板会议,然而却出了点意外,叶晓明和刘冰因为某种原因迟到了,因此所有人都只能等待他俩的到来。

然而,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当会议开始进行时,由于丁元英的一个提议,使得那些个体户们争先恐后发表自己的疑问,包括后来刘冰和叶晓明的疑问,这些疑问在丁元英的解答下,是如何让他们所有人都能一一的消除了自己的疑惑的呢?

当人都到齐后,丁元英就先说明这次会议的是主旨,率先发表到:咱们人多,冯大妈的院子小坐不下,所以这个会议呀就在这儿开了,前些日子,大家把零零散散的一些条件撮到一起过了过筛子,根据大家的分析来看啊,存在着一些做事的可能性,所以今天我们这个会议啊,就以组建北京格律诗音响有限公司为议题,预备肥东扩大会议,预备肥东这个会议为什么要扩大?

是因为我们要明确,公司和农户之间的关系到底是什么?彼此应该知根知底,所以今天这个会议呢是拍板会议,会上说什么都行,会下说什么都不行,咬了牙印就要算数,我们还特地请来了王庙村小学的赵丽静老师来给我们做会议记录,会后每一位要详细地审阅并且签上你们的名字,我们会根据这份记录,来起草公司章程,制定工作计划。

当听到丁元英说到这里,一位村民抢先发话了,站起来说到:既然会上啥都叫说,会下啥都不叫说,那我能先提个问题吗?丁哥?

丁元英回答说:行!

村民问道:公司借钱让咱农户添置生产设备,咱知道这是好事,咱心里也感激,可有一条,咱农村啥条件,人家城里啥条件,不管是从人才,设备奖金等等各方面,咋能跟人家城里比呢?只要是生产的东西卖不出去,那咱借那钱可咋还哪?这不越扶越贫了吗?就算赖账呀,咱公司那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你说是不是?

村民问至此处,丁元英回答道:只要农户挣不到钱就没有能力还钱,这是硬道理,但是既然公司选择了这种方式,就一定是选择了这种风险,如果现在有哪位股东不愿意承担这种风险的话,还可以提出来,马上退出!

接着轮到叶晓明提出了自己的疑问:丁哥,我想问一下,那股东的前途在哪儿?

丁元英回答道:仅就这个公司而言,前途就在这儿,王庙村。

当听到丁元英说公司的前途在王庙村后,坐在后面的一位女子大笑出了声,接着说道:你说咱这农村自己还不知道发展前途在哪儿,咋着让人家城里人来到这儿找前途?

接着在一旁的别人一位男的附和道:就是啊,咱王庙村到底有啥呀?

丁元英回答道:王庙村家家有房子,有院子,有剩余劳动力,王庙村现在就差一样东西,公司之所以敢在王庙村下决心,就说明王庙村有这样东西。

听到丁元英这样说后,大家都望我我望你的自语道:啥东西啊,啥东西啊……

丁元英回答道:不怕吃苦受累。

听到丁元英这么说后,刚刚第一位提问的男子轻蔑的笑着说道:这叫啥东西呀,那庄稼人要是怕吃苦受累,不早饿死了,那城里着的那些掏力的脏少有 、累活,不都是咱干的?这算啥东西呀?

听完这位男子的质问,丁元英也不由得笑着回答道:生存法则很简单,就是忍人所不忍,能人所不能。

说到这里,然后随手将桌上的烟盒拿起,从里面掏出一根烟摆在桌面上说道:忍是一条线,再掏出一跟说能又是一条线,接着用手比划着这个两者之间就是生存空间,然后又掏出一支烟放在其生存空间的中间的右边,说如果我们真能做到忍人所不忍,再掏出一支放在其生存空间之外的右边,说如果我们还真能做到能人所不能,那我们的生存空间就比别人大,这个市场竞争的确是非常厉害,胜负往往就是在毫厘之间,两败俱伤,如果你比他多一口气,你就是赢家。

听到丁元英说到这里,大家大都表示理解,接着又有一位男士补充道:哦,忍的这条线咱没问题,可是这能的这条线那就不一定了,咱一帮农民都能生产出来的东西,人家先进的技术设备更能生产,咱拿啥跟人家竞争?

丁元英回答道:根据咱们现有的条件,当然不能和那些现代化生产方式硬碰,要扬长避短,拾遗补缺,要学会在夹缝中求生存,我们在家里干活拼的是什么?就是不要命,这个市场的夹缝很窄,但是我想成就一个王庙村和几个发烧友是足够的。

一直默默听大家说到这里,在场的一位德高望重大爷发话道:听他这么一讲,还真有个道儿了。

接着大伙都跟着笑了,接着刘冰说道:唉,要死呀,人家死了咱就不用死了,说白了就是这,你死我活。

说到这里,冯世杰突然站了起来说道:这机柜、音箱和音箱架子是重头戏呀,都在油漆的处理上,主要靠打磨,那咱就真成了,一张砂纸打天下啦。

丁元英听到大家都没有异议了,于是说道:接下来一个议题是,股份和分工的事,谁来谈?

冯世杰回道:丁哥,我来谈。

说完从胸口里衣服口袋里掏出了一个本子,翻开认真看着念道:这股份和分工的事啊,这几天没少跟晓明他们商量,今天,这就算定了,欧阳雪的股份是51%,叶晓明20%,刘冰13%,我16%,按这个计算,欧阳雪为叶晓明垫资十八万四千元,为刘冰垫资十三万五千一百元,为我垫资三万三千二百元,欧阳雪是董事长,负责融资和决策,没有具体的管理和分工,叶晓明是总经理,负责全面的管理工作,我和刘冰就别副总了,具体工作根据不同阶段由叶晓明分配,让干啥就干啥吧。

至此,丁元英说道:从现在起,格律诗预备公司就存在了,我向公司谈两个硬指标,第一明年三月要注册公司,申请音箱专利,第二是明年的六月份,要有十套顶尖级工艺的音响、配套机柜、音箱脚架发往欧洲,这两个硬指标不存在争取、尽量这些弹性词,而是必须,围绕这两项工作,大家该准备申请资料的,就准备资料吧,该向农户发放订单的就发放订单。

农户这边有三个硬性指标,第一:明年三月份必须要注册个体工商户,第二:明年四月份要完成发往欧洲的产品,第三:明年的六月份,必须要有批量的产品进入到北京,为此农户要添置设备传授技术等等啊,该干什么干什么,马上就要入冬了,这个冬天是个不要命的冬天。

说到这里,有人兴奋的大声叫道:那就干吧,这时候不拼命还等啥呀!

才过了一会儿,在旁边的刘冰问道:丁哥,我有个问题,欧阳小姐能给公司投资,我们都挺感谢的,我说这话没半点针对欧阳小姐的意思,我只是不明白,丁哥为什么不直接投资啊?我们还是觉得丁哥直接投资我们心里踏实。

丁元英回道:不论我现在有没有钱,也不论我以后在不在古城,单从资本的意义上说,我的钱和欧阳小姐的钱有什么不一样吗?

听到丁元英这么一反问,大家都进入了沉默,无以言对,在刘冰旁边的叶晓明见状,急忙圆场道:丁哥,其实刘冰呢他没别的什么意思,他就是觉得丁哥您为咱公司的事忙活半天了,结果呢,没您啥事,不知道您图啥,这心里头不踏实。

听到这里,刘冰附和叶晓明道:对对对,我就是这意思。

丁元英回道:说我图什么,先假定我是一个骗子,然后你们各自摸一下兜里,有没有骗子能够惦记的东西,如果没有,那咱们就都放心了,扶贫是个好名字,但是扶贫的不是我,是你们,是你们的人和你们的资本,我能图什么呢?你们想听听我说什么,那是因为我说的这些话对你们有用,所以我就臭显能了。

好,各位,如果没有什么疑义的话,我们就准备散会了,散会之前啊,请大家务必要看一下会议记录,如果记录属实的话,签上你们的名字和日期,我们会根据这份记录来制定公司章程。

就这样,有关成就王庙村这趟事最终成形了,架构齐全,条件也都具备了,那么接下来的就是到实际的践行了,这就是一件事从无到有的发展历程,都是一环扣一环的,每一环都有其最根本最关键的点,从最关键的环最关键的点着手,一环一环的解决,最终自然就能将整事件现出原形啦,这就是成事的过程。

成事的过程在外人看来,好像很简单,因为他们总是只能看到成形后的结果,而不知道结果是如何来的,因此就容易有这种错觉,就像丁元英在操办王庙村这趟事的时候,其过程也是非常曲折的,从来都没有外人眼里相像中的那么简单。

比如如何让一批农民相信,他们自己家家户户每一个人都有那个丁元英嘴里的那个东西呢?如何让一帮农民相信,他们在自己落后的村庄里生产出来的东西跟人家城里现代化生产出来的东西有竞争力呢?如何从一开始就打消他们那种天上掉馅饼的思想的?等等……

会议一开始,丁元英就说明会议的要旨,每个参加会议的人都得对自己所说的话所做的行动自己负责,也就是要做到名实相符,因此您所说的每一句话所做的每一个行动之前都必须考虑清楚得失利弊,否则一旦会后才反悔,那就无济于事,所以丁元英才说今天这个会议呢是拍板会议,会上说什么都行,会下说什么都不行,咬了牙印就要算数。

这就是有话在先,以免有被别人钻空子的行为,也就是在平时的生活中,不管好的坏的,都得向对方说明清楚,实事求是。

因此不管结果如何,都与您无关,只有与对方自己的决策有关,就是无论结果如何,只能由对方自己来承担。

就比如在那些村民中,会议上没有任何的异议,会后也签上自己的名字了,但到真正要做事的时候,才想到在会议时自己没有提出某个问题,这时候再找相关的人来提议,这将是毫无意义的,您只能自己想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同时还要将这个问题解决好给别人,如果您没做好,那也是您自己的责任,而如果因为这个事而让公司受到相关的损失,这个损失也只能由您自己来负责。

这就是所谓的名实相符,就是在会议上给您自己确立的名分后,再对应到实际的职务中,之后就有了对应上您职务相应的事情,如果您的事情没办好,那说明您的实与您的名对应不上,这就是您自己的问题,所以自然只有您自己来承担其后果。

这就是确立名分的意义所在,小到一个家庭,中到一间公司,大到一个国家,都是如此,每个人的名分都不同,每个人的职务也不同,但大家都是为同一个目标而奋斗,所以您要做到名实相符,不能因为您的问题而拖累了别人,拖累了整个目标,这也是君子和而不同的浅层意思,大家每个人的名分职务小目标都不同,但都能同心协力的朝着同一个目标而奋斗着。

所以,所谓的拍板会议,其实就是名分的确立,职务的安排,从而达到分工协作来完成成就王庙村这趟事的最终目的。

但您不能跟一帮农民这样说,因为这样说起来就显得很复杂,而复杂的事别人是很难理解的,所以丁元英就捡了最关键的话来讲,让他们一听就能明白的话。

这就是其一,其二就是如何让这些农民相信他们有那样的东西呢?

自然的也不能将最详细的复杂的来跟他们讲,只能直接做个比划让他们能看一眼就能明白的方式来说清楚,这个就是丁元英说的生存空间,如何在夹缝中间自己的生存空间变得大一些,而只要能做到比别人的空间大那么一点,则自己也就能生存了。

而这个能让他们生存的条件就是忍人所不忍,能人所不能,只有这样才有可能有他们生存的空间,为什么呢?

因为这是由基础条件决定的,农村里的人本身就是穷苦,而城里的人条件自然比他们的好得多,自然的城里的人就比不上农村里的人能吃苦耐劳,他们也不肖于吃苦耐劳,这就是好的条件形成的这种自然的结果。

就好比同样的一件衣服,在城里人看来,可有可无,自然就不会那么珍惜,但在农村人看来,就犹如宝贝一样,自然就能将这件衣服保护得严严实实,怕有什么闪失,时刻如履薄冰来对待它。

那对应的,在生产音箱这件事情上,也是同样的道理,农村人总是把这事当成宝贝一样的对待,每个细节都能反复着魔仔细的做好,怕有什么闪失,因此做出来的音箱的质量自然就非常的高。

而城里人就不一样了,因为他们一直存在着可有可无的心态,做好也可以,做不好也可以,总之能应付就完事了,对自己没啥影响,那结果音箱的质量自然无法与农村人做出来的比,这就是不同心态做出不同结果的结果,而这个结果就能决定持有哪一种心态的人能活的空间更大,能活得更长久。

所以,您做事的心态决定您做事的结果,您做事的结果决定您能有多大的生存空间和存活长短,而这就是一种内关系,在外面是看不到的,所以自然不能言表。

因为就算言表,对于一帮农民来说,也是很难能说得通理得明白的,而要让他们能明白,只能用他们能看得明听得懂的方式来简单的展现出来,而要做成这样,讲解的人就得先站在他们一样的位置上来说明,这就是见什么人说什么话,也就是您能成为所有人。

而如果是一个笨人,又什么能成为所以人而有自己呢?

所以,只有像丁元英这样的人才做得到,能做到成为所有人的同时还不丢失自己。

所以想让别人相信您所说的话所做的事,您就得先成为别人,从而才能用别人能听得懂的来话表述出来,只有在别人的智力能理解的事实上,别人才有可以相信您所说的,不然就是对牛弹琴,终将失败。

反观很多的人,学习的知识,学着学着,自己就没有自己了,最后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了,试问这样的学习有何意义?

连自己都能丢的人,还不断的去外面去寻找回丢失的那个自己,又如何能找得到呢,只能越找越迷糊,越找越离自己越远。

就比如您自己明明就有一个家,但您不知道自己已经有这个家,于是一直出家到外面去找那个家,请问您能找得到吗?

所以,在丁元英看来,王庙村之所以那么穷苦,是因为他们不能正确的使用自己本来就有的东西而已,这东西就是他们习以为常的已经成为自然习惯的一种东西,但恰恰是这样东西,才使得他们时刻都在用着而不自觉的东西,而如果能将他们这样东西用在更有意义更能发挥效用的另外的某一件事情上,自然结果就会千差万别。

就像丁元英对芮小丹说过的那样,国家机器不缺少一个迟早要被淘汰的女警察,而社会应该多一个有非常作用的人才,这个不是通俗的英雄主义和通俗的平等意识可以理解的价值。

而丁元英所说的芮小丹的这个另一种价值其实也只是一种芮小丹本身的那种价值而已,只是芮小丹将自己的这种价值运用在不能将自己的价值发挥出最大效益的平台上,所以只要将这种价值放在另一个更能发挥出效益的平台上就解决了。

犹如王庙村那帮农民一样,只要将他们那种忍人所不忍,能人所不能的这种价值从事更能发挥出效益的事情就可以了,这个事情并非只有生产音箱,也可以是其他任何事。

所以,关键的事就是您要有一种发现自己习以为常的价值的能力,然后把这种价值找到一个最能发挥其效益的平台来实现就可以了,这就是您本身就有的东西,只是您不能将这东西放在最对的位置上罢了。

这就是丁元英所说的,扶贫是个好名字,但是扶贫的不是我,是你们,是你们的人和你们的资本,我能图什么呢?

好了,今天的分享就到这里,已经有五千多字了,太长了,有关名分的确立,咱就讲到这里,这是一个团队,一个组织,一个家庭,一个国家,一间公司能否长久健康运行的关键所在,如果这都不能确立,后面的一切都将乱套,因此名分的确立非常关键。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通圣宫 » 家庭公司国家能长久健康运行的关键?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