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惑明理!通达圣贤智慧!
引领你走进美好生活^_^

掌握这个规律,你也能轻而易举的拥有你想拥有的一切

丁元英在内心不是滋味、受到自己良心谴责的情况下结束了自己开了一年的私募基金,原因并非是不赚钱,也并非是受到别人的黑手,而是他心里感悟到些什么……

于是只能用一个不是理由的理由来应付那些老毛子,顺利的结束了他那不是公司的公司的命运。典型案例:舍得智慧人物肖亚文的一步登天术

以让自己的从今往后,身体里的那颗心还能安然无恙的跳动着,让自己从此告别“精神病痛”的折磨。

正因为是结束了私募基金,所以才有与韩楚风喝酒就靠一个简单的策略而轻松赚到价值100万的宝马,他凭什么知道自己会赢?

下面是韩楚风和丁元英在酒店喝酒时交谈的原话:

韩楚风:今天就三桩事,不兜圈子。

丁元英:那件事,不是我能多嘴的。

韩楚风:恕你无罪。

丁元英:一个恕字,我已经有罪了。

韩楚风:元英,这几年你变了不少,越来越低调寡言了,你那股子拔刀见血的劲二哪去了?(摆酒,举杯。)这第一桩事,私募基金这一把,就让我净赚94万欧元,用眼下的话叫脱贫了。道谢的话我就不说了,一个字——干!(碰杯)

丁元英:这酒怎么这么辣啊!

韩楚风:喝白酒就得喝高度的,喝哪儿到哪儿。吃菜,吃菜,这是正宗的谭家菜。这第二桩事,还是那件事,正天的情况我没少跟你念叨,这争与不争,你不说话已经是变态了。我只想知道,这个不争的所以然。你要是不说,那可就是真有罪了。

丁元英:这件事情是退后一步,让出一道儿,让两个副总先过去,胜算可能会大一些,但也有失算的可能,只是事关重大,我担不起这个闪失。

韩楚风:我尚没拿定,何谈放下?

丁元英:你办事,老总裁放心,但董事局不一定放心,董事局不关心老总裁的遗嘱,而是利润。这里还有一个资历问题,也是一个潜在的障碍。退一步,让两个副总之间的矛盾上升为主要矛盾,让他们内耗,等他们都斗得两败俱伤,企业自然会蒙受损失。这就是此消彼长,有个比较。董事会看出谁是争权的,谁是干事的,自然就众望所归了,这个时候你才有可能建立真正的权威。否则,你一登上拳台,就会促成他们结成联盟,你可能成为第一个牺牲品。

韩楚风:他们要是不内耗呢?

丁元英:这是文化属性,不以他们的意志为转移。

韩楚风:打个赌吧,将来也算是一个段子。就赌我那辆宝马,打上七折,作价70万,你看如何?

丁元英:随你呀,要打赌我就一陪五。

韩楚风:你就那么有把握?

丁元英:不是有把握,是胜算多些,公道。

韩楚风:总裁年薪50多万,我就是做了总裁也未必能做5年。你一陪五,我赢了是赢,输了也是赢。这还说什么呀?来,连干三杯。

丁元英:我对咱们中国的传统文化,总有一种自卑感,老觉得格格不入,就想找个地方一个人呆着。没有主义,没有观念冲突,谁也别妨碍谁。以前做不到,现在有了两个钱,有可能了。

韩楚风:听起来是有点儿不太像人话。其实哪个不想清净啊?可是周围一切都在推着你随波逐流,根本由不得自己。仔细想想,北京这么大一个都市,还真找不到一个犄角旮旯能够养养神的,太闹。(满饮)你对传统文化的成见是渗到骨子里去了。(正酣)

丁元英:改革开放,摸着石头过河。可我们这些人呢,还没清楚怎么回事,就稀里糊涂地闯进了战场。先是活下来,等定了神,一看,时代变了,真是穷则思变。可咱们中国毕竟是政治文化搭台,传统文化唱戏。我真不知道老祖宗那点儿东西,还能让这条船撑多久。

韩楚风:所以说要转变观念啊。

丁元英:要转变什么观念?如果说我们的观念是适应生产力发展需要的,那就不用转变观念了,我们中国人自己坐庄,让别人跟我们来接轨好了。我们每天都躲在屋子里唱《我的中国心》多辛酸啊!

韩楚风:东欧剧变,柏林墙倒塌,世界格局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丁元英:共产党也难呐!现在人动不动就拿民主开刀子,以为一民主,中国就什么都万事大吉了。有那么简单嘛?要真有那么简单,我不认为共产党缺乏那样的胸襟,我也不认为一个政党能阻止社会发展的趋势。忠孝文化几千年了,不是谁栽一颗民主的树,就开花结果了。提出转变观念的,恰恰是人家共产党。(碰杯)

韩楚风:痛快!痛快!酒喝到这份上,刚喝出一点人味儿来。

丁元英:你我这等角色,今天也大言不惭的谈文化,已经不是个东西了。那就索性泼妇骂街吧。

韩楚风:你请,你请。

丁元英:人家共产党一说转变观念,马上就有人骂“倔坟灭祖”。一边骂着还一边伸手还要民主。但是他们从来就没问过,他有主嘛?他有的那个主,归根结底还是那个你要为我做主的主。

上面谈到丁元英说的“文化属性,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到底什么是文化属性?它真的有这么神吗?为什么刚开始,他就能这么有把握的预料到事情发生的结果?

如果,您也懂得这个文化属性,那您不就是实现中的朱诸亮了吗?那您无论是工作、创业、生活、赚钱不就都能轻松的达到您想要的目标了吗?

在您的认识里,什么东西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在圣宫君看来,只有一些比人更高层级定下来的规律才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也就是人还没有能力战胜它,所以只能顺着它,能顺着它,您的方方面面就都顺风顺水,轻松得到您想要的结果。

比如:春夏秋冬,春种夏长秋收冬藏。

再如:您家里的电脑,一经安装好操作系统,那系统下面安装的各种软件只能去符合系统,否则就将运行不通畅或是根本无法运行。

再如:太阳从东方升起,您无法让它在西方、南方、北方升起;天下雨,您不能像看电视机一样想关就关想开就开,天要下雨谁也拦不住,它要不下,谁也别想让它下。

还有很多很多,都是人无法控制的规律。也就是丁元英所说的文化属性,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正因为这样,所以咱华夏人从古5000年前就知道法天则地,懂得审时度势,讲究相机而事,时至而动。

素书里的这段话就是最好的见证:“贤人君子,明于盛衰之道,通乎成败之数,审乎治乱之势,达乎去就之理。故潜居抱道,以待其时。若时至而行,则能极人臣之位;得机而动,则能成绝代之功。如其不遇,没身而已。是以其道足高,而名重于后代。“

当您明白了这个规律背后的理,以后相信您做事不会再急于求成了,因为有些事急也没用,时机未到。

那如何做才能让时机尽快的到来呢?也就是有利于您的形势。(这是对于人事而言,天事的话以人为的智力尚未能改变)

春秋战国时,燕国攻打齐国,所向披靡,一连攻下齐国70余座大小城池,大臣们几乎都不敢再出谋划策。

齐王无人可用,无耐最终只能派出田单,一个拥有满腹经诗,却无战场经验的毛头小子硬上,以此能抵挡住燕国的大军,期望能保齐国平安并收腹丢失的城池。

田单并不是不知道接下来将要出现的困窘,但为了自己的国家百姓,他也只能挺而走险。

于是他就先分析自己对手的大致情势,一个能带士兵连续打胜战的乐毅将军肯定是一个很有能耐(驭兵术、权谋术)且具有很多经验的将军,同时他的士兵肯定也气势如虹,有不怕死不怕苦之精神。

而再对照自己的处境,正好都是相反,所以哪有不败之理?

所以,面对如此局面,想要扭转不利于自己的局面,就必须想办法去改变,将有利的情势转到自己的这边来。

1、首先想办法换掉这个能征善战的将军。

2、打击对方士兵的士气,而让自己的士兵们都变得骁勇善战,气势如虹。

3、最后借草木皆兵术反败为胜。

于是,他只能从自己最能耐的地方着手了,那就是计谋,那具体该如何做呢?

得找到一个很恰当的时机,而这个时机就是当时一直支持乐毅的燕昭王病逝,燕惠王即位,而新的燕王却和乐毅不合。

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田单自然加以好好的利用。

于是田单派人到燕国散布谣言,说乐毅故意拖慢攻打最后两座城,是想找机会自立为王。本来就对乐毅有成见的燕惠王,听信谣言,马上派另一名将士骑劫替代乐毅。

乐毅担心燕惠王加害自己,并没有回燕国,而是直接向西投靠赵国。田单巧妙地使用这条计谋,成功地在燕惠王和乐毅之间挑起矛盾。这是田单能获取胜利的首要关键因此。

而接下来新担任将领的骑劫改变乐毅的作战方式,强力攻城,同时施暴齐国老百姓,引起极大的民愤。

于是田单又顺着这个骑劫将军的作战方式加以利用,使齐国的士兵百姓们都对燕国的士兵们恨之入骨,恨不得将他们都碎尸万段,这样长齐国人的气势。

田单又是如何做到的呢?

田单又派人向燕国散布消息,说齐国人最怕被别人削去鼻子,以前乐毅将军太好了,抓了俘虏还好好对待,城里人当然用不到怕。

当这个消息传到骑劫耳朵里,他就真的把齐国俘虏的鼻子都削去了。

田单见骑劫不查实情就如何轻易的相信,心里暗自高兴,于是就趁热打铁,又派人到燕国大肆宣扬:齐国人最害怕的就是有人挖齐人在城外的祖坟了,这样会让在城内的齐人寒心的!这样他们哪里还有心思去抵抗强大的燕军呢?还有的说,我家的祖宗的坟都在城外,要是燕国军队真的创起坟来,可怎么办呢?

骑劫将军听了,立刻派人去把所有齐人城外的祖坟都给挖了,并且还把棺材里的死人给烧了。

齐人站在城楼上看到此情此景,一个个都抱头痛哭,于是齐国百姓对城外的士兵恨之入骨,城里的人都红着眼,攥着拳头,大声呼叫着要去城外杀敌,而这些正是田单要达到的效果。

终于,有利的情势大大的转移到了自己的一边,也就是丁元英说的此消彼长的道理。

但田单还是觉得不够,手里没有100%的把握他是不会轻易的出手的,于是他就启用了最后一个狠毒招数……

他收集城内最贵重的物品,派使者送给燕军,以表示齐国会很快献城投降的诚意。

燕军看到即将不战而胜的情景,心里高兴自然是就没得说了,于是就在军中举行庆功宴,士兵们个个狂欢豪饮,军心守卫都松懈了下来。

田单看到真正能绝地反击的机会成熟了,于是在城内收集到一千多头牛,叫人做了深红色绸衣给牛穿上,上面画着五颜六色的龙形花纹,把锋利的尖刀绑在牛角上,把淋了油脂的芦苇扎在牛尾上,再给芦苇梢点火燃烧。

在城墙上挖数十个洞,夜晚放开牛,五千多名壮士跟随在牛的后面。牛尾灼热,愤怒地冲向燕军,燕军非常惊异。牛尾上有火把,明亮耀眼,燕军看见狂奔的火牛全身都是龙纹,被它冲撞的不是死就是伤。

五千人趁机攻击燕军,而城中人擂鼓呐喊追击燕军,老弱都击打家中各种铜制器具制造声响,声音震天动地。燕军非常惊惧,失败逃走。

齐人接着诛杀对方的将领骑劫。燕军纷乱逃走,齐人追赶逃跑的敌人,所丢失的城邑都重新回归齐国。

田单的兵力一天比一天多,乘着胜利的威势,燕军天天败逃,终于退动了黄河北岸。最终齐襄王封赏田单,封号为安平君。

看完这个例子,您知道丁元英为什么说胜算大些了吗?

道有规律,天有规律,地有规律,人自然也有规律,而人的规律是什么呢?

是人性,思想,观念,习惯等等。

就好比鱼在水里,其实它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水里,因为习惯到它已经觉得是理所当然而不自知,人也是这样,有些习惯从小甚至是从卵子开始就已经养成了,人是很难去改变的,甚至也作为是理所当然的。

所以,能看透这些背后人性的人,就可以顺着您的性质去加以利用,而您却浑然不觉!

人性都是好强好胜,好名好利,而田单与丁元英正是懂得顺应这些人性,从而将最有利的情势转移到自己身上,自然就能把握结果。

这并不是侥幸或是神化,而是可以推算出来的结局,就是势(事)在人为。

丁元英从最根本的人性去分析、计算,变数自然就可控。加上看透董事局不管白猫黑猫,能抓到老鼠就是好猫的特性,所以才建议韩楚风着力在务实上,就是着力在利润真正赚到钱这个根本上。

只要根本上稳住了,胜算自然就大了。

而他们另个两位就正好自然的顺着自己的性质去互相争夺,想要争夺到胜利,就必须将大部分的时间花在勾心斗角上,而且将董事局最关心的事丢在一旁,结果双方都自己将自己消耗殆尽,最后自然就不用猜测都知道了结果……

比如:两样在在网络上赚钱的两个人,一个人天天想着赚钱,结果自然赚不到钱,另一个不断的去做能来钱的事,他不把赚钱置于根本,后来却能天天赚到钱,您自己想想为何为这样就知道?

丁元英只是顺应人性去分析,提醒韩楚风按照这个规律就做事而已,并没有用什么计谋,这难道不是最高的计谋吗?

所以,通透人性,研究透人的思想、观念就可以做到不战而胜,让敌人自己打败自己,而且TA自己还浑然不知,此乃高人也!

由此看,丁元英打赌赢得一部宝马又算得了什么?

如果您有看《天道电视剧》,您就知道,丁元英从来都只是按规律办事,所以结果他总能轻松的成功。

因此,最后圣宫君希望您也能按规律办事,从此过上美好的生活!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通圣宫 » 掌握这个规律,你也能轻而易举的拥有你想拥有的一切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