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惑明理!通达圣贤智慧!
引领你走进美好生活^_^

她如何傻傻的靠一顿饭,被逼在一年之内轻松赚到100万?

上篇文章:可勾搭任何高人能人之“不打不相识术”的妙用术里咱们说到了,芮小丹在请丁元英去吃饭的路上,被真正是高人的冯世杰故意碰瓷的小插曲,从而让咱认识了不打不相识术的奥秘。

然而,丁元英随后的饭局能顺利吗?饭桌过程中……

欧阳雪用什么招术来试探丁元英,从而能在短短一年的时间里,就轻松赚到了100万元?

为什么芮小丹看到丁元英打通电话的瞬间,仅是一个普通职员的她,凭什么能在短短的时间里就决定在5天内拿出20万元现金给丁元英?她是疯了吗?

丁元英用什么招儿让那些所谓东道主的3个陪酒文化人知难而退,还让对方由衷的敬佩自己呢?

下面就让咱们一起来揭开它们的神秘面纱吧……

欧阳雪知道他们马上就到,提前到了自己的酒店大门外等候着,看见芮小丹下车后就叫道:小丹!

然后芮小丹急忙走过来彼此介绍了一番道:这是欧阳雪,这里的老板!这是丁元英,丁先生!

欧阳雪随即满脸笑容的伸出手去和丁元英握了手道:你好丁先生!

丁元英也随口回道:你好!

芮小丹看他俩问候礼毕,接着说道:这位是冯世杰,我刚认识的烧友!我的音响就是他帮我做的。

说完,冯世杰就带上微笑伸出双手说道:你好!

欧阳雪还是满脸笑容的伸出手去简单的和冯世杰礼貌的握手道:你好,欢迎!

礼毕都,后退一步,笑着右手一挥对大家说道:里边请吧!又对芮小丹说:把钥匙给我!叫到:小陈,帮着把车停一下!

到了大门处,站到门边,右手再次一挥说道:里边请吧,冯先生请……

过了一会,欧阳雪打开包厢的门,然后又站在站旁说道:来,请进吧,请吧!

只看到已经在包厢里等候多时的三位陪酒文化人都立即站了起来,接着芮小丹就满脸笑容的先走进来对着他们三人说道:我来介绍一下吧,这们是丁元英,丁先生!这位是冯世杰,这位是欧阳雪,是这的老板!嗯,这位是我同事刘江,是古城公安局宣传干事。

芮小丹刚说完欧阳雪就说道:来来来,坐下聊吧,来坐吧!

然后芮小丹就请丁元英走进去,在对着门口的位置坐下,大家都刚坐稳,服务员就开始上菜,倒酒了……

先给丁元英倒了,接着继续给其他人都倒上,一圈完后,大家谁都没有说话,气氛有点尴尬时,欧阳雪向芮小丹使了个眼色,之后芮小丹就站起来边带微笑边对大伙说道:女士不喝酒,那我就以茶代酒了,接着转头对在自己的身旁的丁元英说道:丁先生,我先敬您一杯,喝了这一杯,有什么不愉快的都过去了!

丁元英望着芮小丹发言一句话也没说完后,就是直接举杯与芮小丹碰了一下杯后,一口就喝了一杯后向芮小丹点了点头,随之在身后的服务员又给丁元英再倒上了。

刚倒完,在丁元英对面的欧阳雪抓住了机会,举杯对丁元英说道:丁先生,您看您来古城都一年了,我也没去看看您,失礼了啊,我敬您一杯,权当是道歉了!

丁元英还是一句话没说,直接举杯碰杯,又一杯下肚!

而身后的服务员真是服务到家,又给丁元英倒上后,在身旁的冯世杰也只得随着局势走,对丁元英说道:丁先生,我这个人不会说话,我也敬您一杯,都在酒里了!

在短短的5分钟里,丁元英又一杯下肚!这下就共三杯了,而且是还在空肚子的情况下喝的……

而丁元英的杯子又刚倒好,随即作为东道主陪酒方的三个文化人也不让丁元英消停就说道:丁先生,我们仨人也敬您一杯,我先来!

丁元英笑道:好,谢谢!

这一碰一喝,一倒一说,一碰又一喝,就这样接二连三的来回着,丁元英此时已经迷糊,连点烟时都差点点错的烟头,全桌人这么轮翻上阵,大家都心照不宣,丁元英已经不行了……

而丁元英一直都没说话,这时候就又陷入了很安静的氛围,又有点尴尬了,在一旁的芮小丹也心知肚明,就打圆场说道:哎,大家都吃菜吧,吃吧!

说完,大伙才都动了筷子,又回到了有说有笑的氛围中来,酒桌上的那些您也知道,无非就是您吹我棒,用一句说来说明就是:“觥筹交错尽虚佞,推杯换盏无真衷。”

但是,做为东道主的,哪能不好好的侍候好客人呢?

于是,刚过了一会儿,作为东道主的三位陪酒文化人就想出了一拙,想给丁元英以最后一击,可是就是这一击,却令他仨瞬间无地自容而又对丁元英敬佩不已……

其中的陪酒人韦天逸提到:今儿这酒啊,喝的有点儿沉闷,咱们也附庸风雅一回,饮酒做诗助助酒兴,说不上来可就罚酒一杯,其实诗不诗的也无所谓,什么歪诗、打油诗、顺口溜都行……

刚说完,大家都知道,本就已经醉了八分的丁元英这回肯定是现场直破了,连冯世杰都知道是什么回事了,但谁都没吱声。

丁元英听到他们那么一拙后,就先叫在角落里的服务员拿来了六个杯子,放在丁元英的旁边,丁元英随手拿起一杯五粮液边倒洒边说到:今天是大家抬举我,我呢每人再回敬一杯表示感谢,只是喝完这六杯就让我走,别让我在这儿倒下,好歹留块布片儿让我遮遮羞。

可是,作为东道主的怎能这么轻易的就放过客人呢,等丁元英倒完的酒,欧阳雪就笑着说了:那怎么行啊丁先生,您这一走这酒还怎么喝呀?扫了大家的兴!

听到欧阳雪这么不知进退的想法,丁元英脸上露出了轻蔑表情后,转头瞠目而视着欧阳雪足足有5秒钟,然后才转头说道:那就献丑了!自嘲:本是后山人,偶做前堂客。醉舞经阁半卷书,坐井说天阔。

刚说这里,刚刚提出饮酒做诗的韦天逸就说道:服务员,拿纸来!

丁元英在这个间隙沉思了半会,继续说道:大志戏功名,海斗量福祸。论到囊中羞涩时,怒指乾坤错。

就这样,丁元英一边说韦天逸一边记,然后拿起自己记好的词,仔细的看了一会,将纸折了起来,放进自己的口袋里,起身将在自己两边的两杯白酒全都倒到自己的杯中,站起身然后一饮而尽,沉思了会儿,抱拳拱手对丁元英说道:丁先生,失敬失敬,有缘相见,告辞!

另外两位陪酒文化见状,一脸狐疑但也不得不站起身对丁元英说:告辞,失陪了!然后也就跟着出去了……

而芮小丹与欧阳雪自然会跟出去送客,到大门处,韦天逸回头对芮小丹说道:芮小姐,韦某才疏学浅,白吃了你一顿饭,抱歉!我要是有这样的朋友,我不会这样对待他。

接着另一位陪酒人芮小丹的同事刘江说道:小丹,你是让陪酒啊还是让陪衬哪?不过没什么,再见!

最后一位陪酒人路过芮小丹跟前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就走了,他们都走后,芮小丹沉思着叹了口气说道:唉,我突然觉得自己很小气很无聊,只不过是玩了一场自以为是猫戏老鼠的游戏,可我突然发现自己并不是猫,而对方也并不是老鼠!

站在旁边的欧阳雪一句话也没说,然后就跟着芮小丹回到了包厢,还未坐下就对里面的服务员说:你先出去!

丁元英见状,感觉到了一些微妙的空气在流动着,转头对芮小丹说:芮小姐,我们也该回去了!

冯世杰听到后,满脸笑容的刚要起身。

但刚刚一脸笑容的脸一下就黑了下来的欧阳雪说道:等一下!

于是大家都不明所以的你望我,我望着你,等待欧阳雪的下一步安排。只见欧阳雪端起自己的杯,喝了一口茶后,不慌不忙的说道:把饭钱付了吧,一千块!

听到后,丁元英从口袋里掏出了钱,数了10张100元,欧阳雪就一直盯着,还没等丁元英数完继续说道:涨了,两千!

丁元英听到后,脸上最一次露出了刚才一样轻蔑的表情,又数起了钱来,20张100元,还未数完,欧阳雪又说道:又涨了,三千!

听到这里,丁元英还是没有说话,看了一会欧阳雪,然后就将手里的一叠钱丢在了桌面上!

见状的冯世杰忍不住发话了:哎,老板,你过分了吧!

然后,欧阳雪并没有回冯世杰的话,反而对丁元英说道:丁先生,明说了吧,我就是想刁难你,你真要是走也没人拦着,但是你得落个吃饭不给钱的名。

丁元英见对方露出了底,于是回欧阳雪道:就是让我从狗洞里爬出去,也得先扒个口子吧!

欧阳雪说道:那好,给我说句好听的你就能走,一句就行!

丁元英又轻蔑的一笑反问道:什么算好听的?

欧阳雪说道:女人爱听什么还用我教吗?一句话就能当饭吃,不难为你!

双方交战到这里,丁元英先望着欧阳雪,然后望着芮小丹,最后再望向冯世杰,最后说道:这件事跟冯先生没关系,你可以让他走了!

冯世杰左右望着,看大家的意见,还没起身,就听到欧阳雪说:何必呢?女人都让你扯得一丝不挂了,你一个大男人矜持什么呀?

听到欧阳雪这么一说,丁元英低歪着头一直左右摇着显出无奈的微笑,然后快速的抬起了头说道:发点财,爱听吗?

欧阳雪回道:爱听,可财在哪儿呢?

丁元英道:你按我说的去买一支指定的股票,明年我给你指定的时间抛,如果挣不到一倍以上的钱,我还欠你一顿饭钱,至于挣多少,这在你的本钱了。

欧阳雪露出怀疑的表情道:我这小门小户的没几个钱,砸锅卖铁能拿五十万吧!可是赔不起呀!

丁元英回道:我那可能也就是那套音响值几个钱,就折二十万吧,按行规只需要百分之十的担保,二十万担保百分之四十,你没有风险。

说到这里,欧阳雪知道丁元英是来真的,于是有点心虚的端起杯喝了口茶说道:我们这种小门小户的还是过日子要紧,玩不起你那种音响。

稍停了一会后继续说道:你要真是碎口吐沫砸个坑的话,就来点真的,拿二十万现金担保!

谈到这个时候,明显已经摊牌了,丁元英于是微笑着问道:我可以打个电话吗?

欧阳雪听到后,随即从自己的身后将电话话在桌上,先按了免提,然后才转到丁元英的面前。

丁元英想了一下,就按起了电话来,等他按完,电话刚响起了一声,在旁边的芮小丹按捺不住自己内心的激动,直接伸手把丁元英的刚打通的电话挂掉了,在场的冯志杰、欧阳雪和丁元英无不惊讶的瞪大双眼都望着芮小丹,一直看到她把这么一通操作的真相说了出来,只见芮小丹站了起来说道:二十万我给他!

说完,大家都一言不发,过了会儿继续说道:冯先生,对不起,您先回去吧,我们说点私事!

然后才坐了下来,冯世杰如获大撤,连声说道:好好!起身对丁元英还有芮小丹说道:那我先走了。

等冯世杰关好了门,欧阳雪才说道:小丹,你不会是拿饭店的股份担保吧?

芮小丹说道:如果你同意,可以用股份担保!

欧阳雪快速的回答道:我不同意……

在大家陷入尴尬无言以对之际,只听芮小丹向丁元英说道:五天之内我把钱给你,不需要你的音响抵押,准确的说是不敢污辱你,至于你们之间是戏言还是碎口吐沫砸个坑,那是你们的事了!

这时候,丁元英还是没表态,只听到欧阳雪说道:丁先生,我二十天之内筹齐五十万,至于说是不是戏言,那也就是你的事了。

丁元英右手托着下巴说道:你交易前我会告诉你是买哪支股票,但是这里边有个道上的规矩,你需要承诺保密!

欧阳雪回答道:我承诺!

丁元英道:好,那现在我可以走了吗?

丁元英说完,只见欧阳雪将桌上的那一叠钱全抓起,排整齐后站起来微笑的走到丁元英的身边说道:丁先生,今天得罪了,我和小丹先把你送回去,容我改日再摆酒谢罪!

然后双手将钱递给了丁元英,丁元英微笑的接过了钱说道:好,谢谢你!

到这里,一顿价值超百万的普通饭局就暂靠一段落了,然后在芮小丹与欧阳雪送丁元英回去的来回路上,都议论了些什么?下回咱再来解惑……

过5天后,芮小丹再次与欧阳雪见面时,欧阳雪担心的对芮小丹说了一些话,然后芮小丹从丁元英的过去大致的分析给欧阳雪听,在芮小丹离开后,只听到欧阳雪从嘴里高兴的吐出了这样一句话:要真如你说的那样,你这顿饭就值钱咯……

而结果也证明了,欧阳雪从这顿饭足足赚到100多万,而这个结果只是她使用的一个不是计策的计策,无意中彩的外财,为什么说外财呢?

这钱不是靠她自己的劳动创造出来的,而是别人给她创造的。

从上面的饭局对话中,欧阳雪为什么要故意刁难丁元英呢?

在她和芮小丹送丁元英完后回来的路上,她有说明是什么,但圣宫君觉得还是不究竟,为什么这么说?

她原本只是试探丁元英,让他下不来台,但丁元英不按她的思路走,而是拿出了自己的真本事,证明自己不是她想象中的那种人,于是就变成了她被丁元英牵着走,这就是像那三个陪酒的文化人一样,本想让丁元英现场直破,但却被丁元英的真实力给知难而退,而且还非常的敬重了对方,这又说明了什么?

其实很简单,靠花花肠子只能获一时之便宜,而真本事才是能让别人从内心里敬重你佩服你,这才是驭人的基本法则!这又是什么?

就是想让别人真心永久的服你,就得强大自己,然后拿出自己的真本事,这才是长久之计,而且别人也抢不走……

丁元英一路下来,都在受到别人的挑战,他就像一个勇者,一层一层障碍的突破,最后创造出了一翻天地!

从开始的冯世杰,饭局中的三个陪酒文化人,到现在的欧阳雪,无一不是都在故意给丁元英以难题,他们为什么这样做呢?

说白了,就是为了托高丁元英是一个与众不同的高人,这是剧情需要的,但也反映了现实生活中,众生只知好恶,不明事理真相,就好比只看到有结果却不知道结果是从何而来,故只能从外在的表层物质去论断人、事、物,自然得到的结果就会偏差很大,这是什么?

从丁元英的外表相貌上看,都非常的普通,甚至连普通人都不如的感觉,所以以后论人评人不能单从表象来看,从多层不同的综合来看,还要从结果来看……

好比一棵树的叶子全部都黄了,您却一直在找树叶上哪里有问题,这样是找不到起因的,那起因在哪里?

就是树种子、树根或树杆,只要一层层的排队查验,自然就得到了正确的起因,知道了起因,把那个解决后,树叶自己就又变绿了。

丁元英在饭局中面对欧阳雪的刁难,他心里很清楚,欧阳雪就是看不起他,这才是究竟!

而对于看不起自己的人,如果您还顺从对方的意愿,做出一些花花肠子的巧作之为,那就真的应验了对方的想法了!

证明自己就是无能,只会花言巧语之人,所以丁元英才会有两次露出轻蔑的表情的表现,同时也不按欧阳雪的思路走,而拿出了自己的真本事,证明给对方看!

就是买股票的事,开始欧阳雪是不相信的,但听到丁元英的担保而且自己没有什么风险,是一个包赚不赔的生意后,她才将信将疑的同意了。

如果到这里,她还不同意,那就真的打她自己的脸了,就好比她开始伸手打了丁元英一巴掌,想着这巴掌肯定是打实了,没想到丁元英却机敏的避过了这一巴掌,还巧妙的给她反来一巴掌,而且分量比她的还重,所以结果就是不接也得接了……

所以,在给别人一巴掌之前,您就得先了解对方的一切,否则就像闭着眼睛来挡别人砍过来的刀一样无济于事。

这就是欧阳雪那100万的来源,是万不得已的情况下赚到的,反观现实,如果有人跟您说一个生意,有担保,包赚不赔,请问您敢不敢做呢?敢的依据又是什么?这是留给您的思考……

那在生活中,您该如何认识、判断那些像丁元英一样能轻松让您赚到100万的人呢?

只要您能认真的看天道电视剧,您就能找到线索,从丁元英在众人心中的反常开始,到芮小丹发现人原来还能这样活,再到叶晓明的提点,从而知道丁元英的外在生活是有实力的,然后慢慢转到了内在……

在去吃饭的路上,冯世杰的故意摩擦,对于音乐的见解,加上饭局间与三个陪酒人的饮酒作诗,这就是一个人的内在品质,接下来就到论实力的阶段……

就是这次欧阳雪的刁难了,还有后来的成就一个王庙村,至此,整个脉络您清楚了吗?

一个只有在有能力解决了温饱后,才有可能进一步的追求内在的品质,只有内在足够丰满了,才有可能有实力做出一番事业! 反之亦然!

所以,别听别人什么说,看看TA的生活,别看别人的外在,看看TA的道德,别看别人的内在,看看TA的实力!

几个方面都综合起来,最重要的其实就是这个人的道德操守,就是一个人的志向,相信您也听说过一句话:就怕流氓有文化!什么意思?

就是那些道德不正而有实力和心计的人,最可怕,TA的破坏力最大!就比如剧中的王明阳……

欧阳雪误闯误中,她只有一个秘诀,就是保证自己没事的情况下,跟着走就好了,如果保证自己安全的情况下都没胆量跟,那她就只能永远的守着自己的那个酒店了,后来的事就不会发生……

所以,有些人一直在左看右看,也看不明白,更不知道如何看得明白,更别说有胆量跟了,就算跟了,也是糊里糊涂的跟,是没有把握的跟,而欧阳雪至少在把握自己安全的情况下去糊里糊涂的跟……

就这一点,就比一般人都强很多了,也就是她懂得计算利与害,从而选择对自己有利的,因此结果自然就不会危害到自己,就算没有利对于她也没有什么损失,所以为什么不试试呢?如果真的成了呢?

而结果她也确实是对的,也赚了一笔外财了,所以,不管做什么事,都要懂得是与非,利与害,您就不会迷茫了,而这些判断是得有智慧的,不然何来正确的判断?

而智慧,这个是别人给不了您的,得您自己去学习领悟,然后再到现实生活中实践,来应验您的智慧,反复验证,自然形成您的一种思维习惯,就像剧中的丁元英那样!而芮小丹呢?

她的根基非常好,脑子转得快,有决策能力,而且是那种想到就做的那种,决不拖泥带水,哪怕就是死,她这种就是什么?

首先她绝对能胜任总裁这个角色,能做到视死如归了,不然她凭什么放着拥有在别人眼里视如生命般重要的德国居留证不要,反而回国当一个小小的刑警呢?

按她的同事刘江说当刑警可不是滥竽充数的地方,一穷二苦三危险,但她为什么就是这样做了呢?

这按常人的思维就是不能理解的问题,再按丁元英的说法,这就是一种病态的生活方式!

但也正是因为这样,她的生活才是真正的生活,是她内心真正需要的生活,否则是什么?

就是别人的生活了,那请问您是想要别人的生活,还是需要自己内心需要的生活呢?

其实,很多人都是别人的,而不是自己的,一生只懂得看别人的眼色、根据别人的思想来生活,这在芮小丹看来才是真正的病态生活,而丁元英经过反复的分析,才得出原来芮小丹所谓的病态生活才是真正的至足至乐至贵的完美生活,所以丁元英才知道原来自己都不如芮小丹……

因此,她才能在一些最关键的,别人最看重的事和物面前,总能做出让别人难以想象的决断,就比如上面饭局中的她,是什么原因让她那么不计后果的,拿出20万元现金给丁元英做担保呢?

连丁元英都只能瞪大双眼,不明所以的望着她,好像看着一个不是人的人一样迷惑,只能在心理打个大大的问号:她到底是个什么人?

难道就只是她说的不敢污辱丁元英那么简单吗?

从一开始她从自己好友肖亚文了解的丁元英,一个不是人的人,到自己一步步被丁元英吸引,从外在到内在,再到实力(就上面说到的),她都是亲眼所见,加上她本身就是一个能看清事物本质的人,自然对丁元英就有一个基本且准确的判断,就算相差也不会太远,所以她才有大胆的那个举动,别人无法理解的举动!

这是需要有前提的把握的,她做到了,自然就有了决断力,真正的目的还是为了证明丁元英的真本事,就是实力!为据中的后续故事铺路……

反过来,就是芮小丹借此验证丁元英的本事,是不是如肖亚文说的那样,然而做这种真事,没有拿出真金白银又如何能论断呢?

为了得到自己心中的答案,如果连外在的东西都不舍得,那又何谈真相?

所以,芮小丹是一个敢想敢做敢当敢舍敢赌的女中豪杰之人,而且还是一个敢爱的人,这个后面咱会讲……

芮小丹从来不拍脑门做决定的,都是经过她心里的判断、计算、衡量后做出的决定,这就是前提,否则她的“敢”如何敢呢?

所以,她不是疯子,而是真正能看到内里的人,有把握的人,那些不明所以的人眼里的疯子对于她来说,又有什么关系?

只有她内心里自己知道自己不是疯子就足够了,何必在意别人的那个疯子呢?这是什么呀?

这不就是丁元英给她的评价吗:自在!而自在的前提就是先自知!而自知是需要智慧的,所以关键还是智慧……

故如果您不强大自己,一切都会很难,就算您用计谋得到一时的顺利,也不会长久,所以丁元英从来都很少用什么计谋,就能将事情如神助一般圆满的化解了,这是什么?

这就是实力,真本事,不然那三个陪酒人怎么会一下子就知难而退呢?不然又如何能真正的让欧阳雪从内心里死心塌地信任他呢?(这是后来的事……)

在这次的饭局中,丁元英终于硬的一把,为何这么说呢?

在之前,都是丁元英被别人欺负,吃云吞时一声不吭给两次钱,在店里吃拌面时被老板看不起也不吱声,在广场上被少妇抢座位连看都不看一眼就认输,但这一次,他动真格了,为什么跟之前的不一样了?

请问有一个人无缘无故拿刀追着您砍,在您有一再警告对方后,对方还是对您不依不饶,您会如何处理?

正常的人首先会有个判断,如自己有能力解决,对自己有利不伤到自己的情况,只能对这种人反击,而且是狠狠的反击,否则以后TA还会去害别人,如果对自己不利,就是只能一声不吭的执行三十计了。

而这次在饭局里,丁元英是跑不掉了,因为当他说要敬回大家每人一杯后就得走时,欧阳雪就放下狠话了,在这种情况下,丁元英自然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所以他只能出击了,

这就是既然不让躲也躲不了,只得应战,就如刘邦与项羽的鸿门宴一样的道理!

当时是刘邦的实力比项羽差太远了,所以才得用计谋,不然只得认项羽玩弄了!

然而,现在丁元英是个有真实力的人,又何怕他们呢?

所以,对于那些不知好歹的人,在某些时候,您就得好好的教育TA,否则TA就是得寸进尺,终将害人害己,这其时就是您在做好事,所以该出手时就出手,而且要狠!

要让TA终身都记得这个教训,而且还让TA终身的感激您,敬重您!

这算是在救人了,救该救的人,而且是救人的灵魂,这不就是天德吗!

好了,今天的分享就到这里,最后祝您能活出自己,强大自己,从而也可以教化人的灵魂,做个积天德的人!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通圣宫 » 她如何傻傻的靠一顿饭,被逼在一年之内轻松赚到100万?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