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惑明理!通达圣贤智慧!
引领你走进美好生活^_^

笨蛋也能轻松办成事的方法

王庙村的事情在丁元英的谋划下,慢慢的走向完整,该具备的条件该具备的人才还有该具备的员工都齐全了,现在还剩下最后一个必须具备的条件而已了,如果这个条件也具备后,就可以开始到真正的启动程序了,这个必须具备的条件是什么呢?

就是在能否成事的三个根本条件是什么?文章里讲到了三角关系,就是君臣民或是天地人的这三层关系,现在就缺那个君主了。

所以,在芮小丹下班回家后,当问到王庙村这趟事有没有可能时,丁元英根据现实具备的条件回答说有可能,但需要您帮个忙,这个忙就是需要芮小丹出面请欧阳雪来当这个君主,如果欧阳雪同意,那这趟事就真的成形了,如果不同意,那就马上找可以代替的人,这就是当条件不成熟时,就去创造条件,而不是将这趟事直接放弃了。

在丁元英的心里,为什么要选择欧阳雪呢?为什么不自己来当这个君主呢?为什么欧阳雪同意来当这个君主呢?

这得从丁元英与欧阳雪的谈判中找答案,还有之前丁元英曾经带给欧阳雪的利益思考,就不难得出为什么一个对音响一窍不通欧阳雪竟然爽快的答应来当这个摆件般的君主了……

丁元英在家里一起忙着查资料,打印相关的制度文件,忙得不亦乐乎之际,门铃响起,芮小丹下班回来了,同时也带了一个问题回来了。

芮小丹在给丁元英按摩的时候问道:有可能做点事吗?

丁元英快速的回复道:有可能!这件事情可以尝试,但肯定是个错误。

芮小丹反问:为什么?

丁元英解释道:无论做什么,市场都不是一块无限大的蛋糕,神话的实质是强力作用下的杀富济贫,这就是有可能产生两个问题,一是杀富是不是破坏性开采市场资源,二是这样做是不是道德,让井底的人扒着井沿看一眼再掉下去,会不会让他们患上精神绝症。

芮小丹听完丁元英这么思考后,也发表了自己的见解道:这事客观上毕竟是扶贫,难道扶贫还有错吗?至于市场竞争,凡是合法的就是社会可以接受和允许存在的,先别去设想多么高的道德,站在一个警察的立场,这个社会只要人人能遵守法律,就已经很美好了。

丁元英继续说道:王庙村做出来过音箱、机柜,但是这件事情需要你和欧阳雪帮忙,需要你帮忙还有一段距离,现在需要欧阳雪用她的空头名字做控股股东。

芮小丹又问道:为什么?

丁元英回答道:一旦展开,如果没有一个合法程序的控制权,到了关键时候,局面就会失控,这个名义股东要具备人文背景,出资能力,平等身份这三个条件,欧阳雪具备这些条件,用她的名字合适,如果在名义股权下的红利归她,亏损归我,签一份承诺协议,保证她不会由于公司的行为而招致经济损失,这个条件,她应该会答应。

芮小丹回道:欧阳肯定不会拿这种遮遮掩掩的好处。

丁元英继续道:样品音箱明年必须进入欧洲,距现在不到8个月,第十三届北京国际音响唱片大展是2006年10月26号开幕,距现在还有14个月,这些都是这个计划中非常重要的环节,时间很紧迫,欧阳雪那边行不行,要尽快有个决定,如果不行马上做出调整,这件事情定不下来,后续工作就不能展开。

芮小丹说道:能帮上忙的欧阳一定会帮,你先和她谈一谈,听听她的意见。

丁元英说道:那你安排个时间吧。

芮小丹回道:还安排什么呀,现在就去!我正想带你出去溜达溜达呢!

就这样,他俩直接去了欧阳雪的饭店,到了欧阳雪的办公室时,欧阳雪正在打电话着,一看到是丁元英来了,于是就挂对方电话了,走过来跟丁元英握了一下手很客气的对丁元英说道:早说要摆酒谢罪,小丹一直不给机会,我也就没敢冒昧,我跟小丹我们俩情同姐妹,以后咱们大家就是一家人了,我看也就别先生小姐的叫着了,以后我就管您叫大哥吧。

丁元英回道:随意,随意!

欧阳雪继续说道:那好,今天大哥给个面子,我听说城南路刚开了一家苗族餐馆挺不错的,请你们去尝尝,权当是我谢罪了。

到这时,芮小丹才说道:欧阳,元英找你有事。

听到这么一听,欧阳雪一下有些迷惑起来,过了三秒后才说道:那好吧,咱们找个小包间坐下聊吧。

丁元英微微点了点头,于是他们三人到了一小间包间里,喝茶谈事去了……

丁元英率先开口道:小丹想让我做点事,这个你已经知道了,今天来,是想请你给我帮点忙。

欧阳雪问到:哦,我能给大哥帮上什么忙呢?

丁元英说道:王庙村我去过了,和冯世杰他们也有过一些接触,我以为如果以王庙村为生产基地,在北京注册公司运作市场,从理论上讲,拉动一下王庙村是有可能的。

听到丁元英这么说后,欧阳雪露了微笑,接着说道:大哥,您是说小丹借钱那事吗?

丁元英摇摇关说道:用你一个空头名字做控股股东,通过你取得合法程序的控制权,条件是盈利归你,亏损归我,我承诺不因公司的行为,给你带来任何经济损失,你承诺不假戏真做和协议保密。

欧阳雪说道:你说的帮忙,仅仅是用我一个空头名字,不出资不担风险,甚至什么都不用做就可以坐收红利,这么好的事,这个人为什么是我呀?直接用您的名字不就行了吗?

丁元英摇头道:不行,那就变味了,不但会让吃大户的心态,让这件事情很快垮掉,而且,我这碗水也端不好,端得再平也是不平,所以我跟小丹在这件事情里面,不能有任何经济利益,请你出来帮忙,因为你同时具备三个条件,人文背景,出资能力,平等身份。

欧阳雪笑着说道:你看,平等不平等的,一动真格就都出来了,掖都掖不住,这倒不是坏事,往大里说是个积德的事,那与其说是您找我帮忙,倒不如说是您给我个机会呢。大哥,我相信您,但是,这种偷偷摸摸的钱,我挣不来,您要想让我干就来真的,不过我不知道需要多少钱啊,要是输不起那我也就不往前凑了。

丁元英说道:你的股票本利相加不会低于一百万,所以无论真假,你名义下的出资都是一百万,这个必须要有根据,你的奖金是明年五月份才能从股市退场,但是公司运作的资金不能等,所以无论真假,你都得先以股票和你的饭店抵押从北京融资,资金很快就会到账,我来给你做担保方,重要的是,法律手续要真实,能够真实的证明你就是投资人。

欧阳雪回道:股票能挣多少钱我没想,有多少算多少吧,本来就是外财,但这五十万本金是实实在在的,其中有几万块钱还是我借的呢,这五十万是我能赔得起的底线,我这个人也没别的能耐,就会开饭馆,这事成不成我都还开我的饭馆,我能不能问问,冯世杰他们出多少钱?

丁元英说道:他们可能会出一些,但可以忽略,从本质上讲还是需要资本方给他们提供股份垫资,如果他们不缺资金的话,就不会邀请你们到果园里面去吃苹果了,公司运作到高峰期需要的资金应该是三百万左右,那个时候是以公司的名义来融资,风险的底线是公司破产,绝对风险就是你名下的那一百万,以及他们有可能拿出来的投资,其中你给他们垫资的那部分,表示他们个人对你的负债。

欧阳雪说道:赔到底就是连本带利的一百万,还能承受,其实说句实在的,这事也没什么真的假的,就是我实实在在投资,我请大哥给我帮忙还不行吗!您放心,要是真赔了,白纸黑字,我绝不会有半句怨言,能请到大哥您这样的人帮我理财,我已经是天大的面子了,我就是心里有一点不舒服啊,您既要帮他们又要防着他们,这一点是为什么呀?

丁元英说道:这事起因复杂,简单地说就是开发王庙村廉价生产力资源,拉动王庙村经济,给叶晓明、冯世杰、刘冰一个成就事业的机会。

欧阳雪说道:刘冰,他也凑进来了,天哪,这公司都成了发烧友俱乐部了。

就这样,丁元英给王庙村这趟事正式的找到一个君主了,这个君主就是欧阳雪,到这里一个整体的架构就成形了,之后就可以按部就班的进行生产,销售等等事宜了。

这就是不管做任何事情都好,就得遵循那三层架构来搭建,否则就不可能成立,就算成立也不会长久,因为不符合道生万物畜养万物的法则,而人类也只不是过是道下面的一分子而已,包括天地。

就比如一个国家里的一个人,只不过是组成这个国家的一分子一样,既然这样,您的思想行为都得遵循着国家制定的法律法规,否则就是不合法,自然就会受到伤害。

所以,丁元英自始自终都遵循着,并思考这个事情是不是合法,是不是道德,因为无论做什么,这个社会上都已经有了,既然已经有了,那市场的大小规模自然就可衡量,就像丁元英说的不可能无限大,所以这就是在别人的市场里抢了一些份额,就是所谓的破坏性开采。

也就是说表面上是在扶贫,本质上是抢了别人的蛋糕,就是用一些办法抢走那些有比较的人,来救济那些穷苦的人,以让那些穷苦的人也能分到一点蛋糕,不至于饿死。

所以,这并像欧阳雪想的那样,这是积德的事一样简单,如果是积德,前提条件就是符合道,不能偏离大道,否则就不是德。

而一般人说的德,只是自己认为的德,举个简单的例子:

人们最常见的红绿灯,算是一个小的道,当您不遵守着红绿灯交通规则的时候,就很容易发生事故,在事故中,红绿灯是不会受到伤害的,受到伤害的只有您自己,这个本质就是因为您不遵循了它的规则也就是叫做失德。

但如果您一直都遵守交通规则,自然发生的事故几率是很少的,所以您就不会受到伤害,您就能活得更长久,这个本质就是因为您遵循了它的规则,所以这就是有德。

而对应到文中的所谓扶贫,就是抢别人有的来给没有的人,您能说是符合市场规律吗?

所以,这个从本质上讲,并不是积德的事,只是用一些人为的巧智之谋来达到某个目的而已。

因此,真正的积德是有依据的,这个依据就是您的思想行为是否都符合了最好的道,如果不合道自然无德,否则也不会道德道德之说了,德是建立在道这个根本上,才可以说是否有德的。

当您知道这个原则之后,就不会随意地以人为自己的来定义德了,就是说您帮助一个人并不一定就是有德,您在害一个人也不一定就是失德,有德与失德得看否是符合了大道。

当道想让这个人死,而您却去救了他,这就是不合道,就是失德,当道要救那个人,而您也跟着去救了那个人,这就是合道,就是有德。

总之就是顺着道则有德,逆着道则无德!

而丁元英正是知道了这个本质,所以他才会需要深入的思考,这事做起来是不是道德这么一问。

这是其一,其二就是文章开头提到的,欧阳雪对于音响来说真是一窍不通,她只知道开饭馆,连她自己都知道了,但在丁元英的提议下,又为什么爽快的答应做控股股东了呢?

这跟丁元英之前跟她打的交道有很大的关连,就是让欧阳雪买股票的事,而且是真的能让她赚到钱了,这就能看出丁元英是有真本事的,是说到做到的这么一个人,是实实在在的曾经有给欧阳雪提供过价值的。

所以,这是欧阳雪非常信任丁元英的一个前提,而当丁元英再次有需要欧阳雪帮忙时,信任已经建立起来是没问题的,但这次的投资数目比上次是直接翻倍的,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让一个不是内行的人愿意接受这个风险呢?

在丁元英看来,就是让对方没有任何的风险,加上之前就已经建立起来的信任,想让对方答应一起来做这件事应该问题不大。

所以,丁元英一开始就说清楚,只要欧阳雪一个空头的名字,有合法的法律程序而已,不用投资不用承担任何风险,同时还可以坐收红利。

因此,再笨的人如果在这种对自己有利的情况下,还不敢答应,只能说这人太过聪明了或是太笨了,没有其他的解释。

正是丁元英能提前的为欧阳雪着想得如此周到,加上之前就已经建立的信任基础,欧阳雪自然就爽快的答应下来,而且还要实实在在的做投资来参与进来,只是请求丁元英全程帮忙着来谋划,就是要丁元英全程帮忙自己来实现这趟事,并且听丁元英的来执行。

这就是欧阳雪聪明的地方,包括上次买股票的事也一样,她为什么能在自己一窍不通的领域里都能成事呢?

没有别的原因,只是绑上一个在那个领域里的高人,然后还愿意做一个摆件罢了,就是听话照做,一切顺着高人的指导执行,不自作聪明,结果就成功了。

这其实就是一种无为之成,就像冯世杰一样,因为知道自己一人之力无法成事,所以就找高人且听高人的谋划去执行,自然就能成事了。

反观剧中的叶晓明和刘冰,为什么自己辛苦打下的基业,最终完全落到肖哑文的手里呢?

只是自作聪明罢了,就是自己不是高人还要装做高人,结果自然就是害人害己。

所以当有求于人的时候,就要懂得低头,把别人的利益最大化并且放在首位,为对方着想周全,不让对方有来承担风险,事情肯定谈得顺利。

而当知道自己不如别人那么有智慧的时,就懂得承认自己不如别人的地方,并且懂得请求有智慧的人来帮助自己,而且自己要懂得低头做个笨人,做个听话照做的人,事情自然就能顺利的成功了。

这就是笨也能轻松成事的方法,就是不自作聪明罢了!

而为什么丁元英在三层架构都还未构成的情况下,就已经将一年后甚至多年后的情况都计划好了呢?为什么他有如此的远见?为什么他能确立接下来会发生哪些事情呢?

等等这些问题咱下回分解,今天的分享就到这里,希望能给您带来些启发,从而运用到自己现实的生活中,促成更美好的生活!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通圣宫 » 笨蛋也能轻松办成事的方法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