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惑明理!通达圣贤智慧!
引领你走进美好生活^_^

怎样成为万物不可或缺的阳光雨露?

通圣宫阅读(71)

经过丁元英的组织架构,成就王庙村的整个事情从无到有的开始出现全形了,就缺最后这一次拍板议案了,如果通过,接着就是开始到具体的行动上了,于是与成就王庙村有关的人员都必须参加这一次在王庙村举行的议案。

在丁元英的安排下,已经通知叶晓明和刘冰在指定地点等着芮小丹开过去的宝马,他们俩就要坐这辆崭新的宝马车去王庙村的,而丁元英已经先于他们坐着欧阳雪的车走了,当他俩接手芮小丹的车后,心情都异乎寻常的舒畅,为什么呢?

因为,这是宝马,自己从来都没享受过这种高层人士的感觉,因此当这种感觉从天而降到他们的身上时,自然就有些忘形的表现,然而有些事情很快让他们从得意的情态中恢复了平静,从而有了思考,而且是怀疑的思考。

比如,刘冰的怀疑:芮小丹警察工资又不高,凭什么能住上这种小区?凭什么还开着宝马?

再到后来的,他俩自己开车赶往王庙村的路途中,刘冰继续率先说道:刚才,我看行车证上不是丁哥的名字,丁哥这人穷不穷富不富的,到底是什么人啊?图个啥呀?

坐在旁边的叶晓明一听到刘冰这种发问,也跟着疑惑起来,附和道:丁哥这些天没少去王庙村,现在突然又冒出个欧阳雪,这陈势我也呼不透了。

接着稍微停顿起来思考着反问道:这丁哥到底是要帮咱呢还是要帮王庙村呢?这王庙村是为咱们所用还是咱们为王庙村所用呢?

刘冰望向叶晓明说道:他就是帮王庙村,也得图个啥呀!

叶晓明说道:扶贫呐,那可是金边细瓷的功德,唉,你知道人家玩什么吗?玩的就是人堆里的不一样!

至此,刘冰终于笑出了声,附和道:那是那是……

对于刘冰这种小人物来说,有这样的思考是很正常的,是情理之中,做什么事都得图个啥,否则也就没有做事这种行为了,包括千千万万的人都是这样,不管着手于何事之前,都有一个目的,包括丁元英成就王庙村也是有目的的,但您能从类似刘冰们的目的和丁元英的目的中,发现它们的不同之处吗?

如果您能发现其中的奥秘,自然就能知道小人与君子的本质区别,从而就自然的有了自己的选择,到底要做刘冰那样的人还是丁元英那样的人啦,这就是知而后得。

如果连知这层都达不到,就不可能有所得,就算有所得也只能说是不知所得的得,这就是糊涂。

就像文中刘冰与叶晓明的疑问一样,明明看到了这种结果,而且是自身在验证的结果,但却不知道这种结果是如何来的?

这是很令人无助的,因为如果知道这些结果是如何来的,那自然自己也能做出这样的结果,这就不求于人了。

所以,什么事情都好,知道如何从无到有就比直接有来得有价值,而且这种价值是可以无限放大的,能一通百通,因为这个如何这个过程是看不见的,只是一种原理,且成就事物背后的原理都是相通的,人的内心是可以感知并清楚的,然后才到有结果,有形可现。

如果连这个看不见的原理或是理论都没有,结果也不可能有结果,这就是本末关系,无本何来末?

因此,有智慧的人只研究本追求本,末自然就来了,而像刘冰们一直只在末里转悠,也不知道跳出末而入本里,所以自然就一直在糊涂中度过一生,自然也不知道何以失何以得。

从这点上看,刘冰与叶晓明的疑问自然就是情理之中了,然而所有的图个啥并不相同,刘冰们所图的大都是为了自己,而丁元英们所图的是为了别人,这就是其中的差别,也正因为是这个小差别,就造就了差之毫厘谬以千里的结果。

当所图的只有自己的时候,就好比自己是锤子,别人都是钉子一样,请问您愿意当被锤的钉子吗?

而当所图的都是别人的时,就好比自己是阳光雨露,别人都是万物一样,请问您愿意当被阳光雨露孕育的万物吗?

显然,谁都不愿意做那个被锤子锤的钉子,除非是不得已,但就算是不得已做了钉子,也是内心极有抵触,就像刘冰们一样的道理,在做钉子的过程中,到处都不舒服,所以结果也就到处都不如意。

而有些钉子,他们承认自己就是钉子,也甘愿做好一颗钉子,所以在做钉子的过程中也就舒服而不会抗拒,而且也都有了该属于自己钉子该有的那个结果,这在天道电视剧中的欧阳雪及冯世杰就是典型。

所以,结果这些钉子都获得了自己该得的,而且都是轻松获得的,而原因真的很简单。

只是他们懂得笨懂得跟懂得顺着那个比自己有本事的人罢了……

这就好比人类与天地之间,如果人类不承认自己比天地弱,就会想通过人类的智巧来逆天而行,其结果就是自己一切都不顺利,然而天地依然还是那个天地,不受人类的逆行而毁了自己,但人类却因此而先毁坏了自己。

这就是强弱的相处之道,阳光雨露可以没有万物,但万物不得不依赖阳光雨露而活,所以为了自己能够活得好活得顺利,就只能心甘情愿的顺其法则来活。

就像刘冰们一样,否则就是不顺利而且没有好的结果,而丁元英却是安然无恙!

这就是图什么的区别,一个是图给自己的,一个是图给别人的,结果自然也就不同。

而想成为能够图给别人的,您就得先成为万物都需要的阳光雨露,就得先有对别人有真正用处的本事,就像丁元英一样。

好了,今天的分享又结束了,希望您像丁元英、冯世杰一样能从一开始就图给别人的图着,结果就有很多为了图您的所图而为您所用了。

不求而得的根本是什么?

通圣宫阅读(65)

刘冰在天道电视剧里所设定的角色是一个小人物,小人的共同特性你可以在圣宫君之前的文章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真因是什么?里找到,在此不再叙述,而在写这篇文章之前,恰巧碰到了一件与小人物有关的事情,令人哭笑不得……

这位小人物将小人的特性再一次完美的呈现在圣宫君的面前,可以说发挥得淋漓尽致,但反思了一下,如果这位小人物能将这种如此专一的小人物心志转换到正途上,也可以有一番作为的,真是可惜呀……

但其心性如此,并且从小开始已经日积月累至今的这种,饭来张口衣来伸手得不到就骂人再不给就哭闹三上吊的种做法已经养成了一种自然习性,这法子对于TA的亲朋好友是起作用的,但对于一个网络上的陌生人来说,人家什么可能理TA呢?别人又不是其亲妈亲爹,更别说亲朋好友了,所以就算TA三上吊关别人什么事呢?这跟绑架别人有何不同?

而对于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人物,如果真是为他好,就不要再助长其那种习性,而是从源头上给其彻底的毁灭,让其知道其如此作为是行不通的,让其碰到头破血流,而且是多次的头破血流,其才会有可能自己思悟并且悔改,否则谈何改变?

就像在天道电视剧里的刘冰一样,一直被外界的一切外在事物推动着,从来不会从物的层面向上递进来思考,从而改变自己的思维,再而到改变自己的行为。

所以结果只能促使自己走上了一条不归路,结束了自己的性命,为什么会这样呢?

归根结底还是因为自己笨,不了解事物的自然发展规律,自己被外物所碾压而亡的,怪不得任何人。反观上面说的小人物为什么得不到自己的利益就骂人再不给就哭闹三上吊呢?

这也是自己笨,您想想一个小孩子就知道,因为自己没有能力去解决问题,只能用哭的方式来达成自己的目的,这对于那些无知的家长来说是有用的,但对于一个有知的家长来说,就没那么容易了,他们总会借些机会来教育自己的孩子,让孩子知道一个道理,哭闹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只有静下来思考出办法来才能解决。

一次次的当孩子再碰到类似的问题时,TA就自然的不再哭闹而是想办法来解决问题,因此TA的那个哭闹的毛病就自然的消失了,重要的是养成了TA每碰到问题就必须得靠自己思考才能解决的这种思维习惯,这种习惯会跟随着TA一生的,甚至会传承到TA的下一代。

所以,一个好的习惯对一个人来说是多么的重要,而好习惯是要从小开始培养的,因为孩子还在小的时候,才是最容易修正的黄金时期……

返回天道电视剧里的刘冰,一直沉浸在外物的得失中失去自我,只因自己从来都不曾思考过一个非常简单的问题,这些外在的物质是如何生产的?

如果他知道于物质之前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东西,这个东西是物质的根本的时候,他自然就不再被外在的物质所碾压。

这是正常人都懂得的趋上的思维,就是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的道理。

如果连这点都不懂,那说明真是已经达到无药可救的地步了,那就只能等待着那最后一天的到来了。

因此,如果您想真的能了解透一个事物的原因,您就不能站在与物平级的角度来研究物,而是要站在比物更高层级的角度来研究物,如此方是正道。

就比如您不能单从一个人的穿着来判断这个人是有钱人还是穷人还是笨人还是有智慧的人,而应该像芮小丹那样从丁元英的外在的东西,再到内在的东西,再到实际的作为一层层的来验证,最终才有可能得出一个比较合理的结论,否则跟盲人摸象没有区别!

而只有当您知道了之所以有那些之所以来那些的本质时,您才会不被那些的那些所困而跳不出来,这就是事物的叠套关系,您只有在最原始的起点上去研究,才能一次性通透所有外在的套层,否则就会事倍功半甚至是徒劳无功。

而要能做到这样,只有唯一的一条路可行,就是先提升自己的思维层级,站在高于物高于地甚至高于天的思维级别,才能通透在您思维层级以下的万事万物!那如何提升自己的思维层级呢?

只有将自己的放在比自己思维层级更高的环境里,让那个环境慢慢来造化自己,久而久之您自然就能拥有那个环境里的思维境界,然后又将自己放在更高的思维层级里……

就这样一层层递进的提升,最终您的思维境界自然而然就越来越高了,当到了那个时候,您就会返过来造化万物,让万物来成就您,而不是像刘冰那样被万物所碾压。

所以,只有提升自己,而且是从内在去提升自己,当自己的内在实了,外在的东西自然就来归附于您,这就是无为而成,不求而得之道。

而这个道,您可以在天道电视剧中的丁元英身上得以符应。

总之不做要笨小人,而是从内去充实自己,提升自己最本质的能力,外在的物质就能不求而得,最后祝您顺利!

保持健康稳定长久关系的根本?

通圣宫阅读(104)

丁元英与芮小丹一边听着音乐,一边聊着天,在芮小丹聊得正起劲时,丁元英说道:这两天我就跟韩楚风联系,从他那儿拆借资金先用着,等这件事事有了眉目,我想去趟五台山,找个寺庙燃柱香,拜拜佛。

芮小丹问道:烧香拜佛,讨个什么呢?

丁元英回道:讨个心安,合了国法,还得看看合不合佛法。

芮小丹继续问道:你做私募基金问过佛法没有?

丁元英回道:私募基金跟你没关系,就别问了。

芮小丹微笑着说道:刑警队里太忙,谁都不好意思请假,我就不能陪你去了。

丁元英回道:请了假你也别去,这事多少都有点寻经求道的意思,楚风少不了也得跟着去,身边多个女孩不合适。

芮小丹微笑着说道:是我自做多情了,可是,我都说不能去了,你深深表示一下遗憾不就得了?

丁元英笑出声来回道:这就是圆融世故,不显山不露水,各得其所,可是品性这东西,今天缺个角明天裂个缝,也就离塌陷不远了。

听完丁元英的内心话,芮小丹一下子明白其中的奥秘,点了点头后慢慢的将自己的头埋进了丁元英的胸膛里,继续拥抱着……

您还记得在丁元英在还未将芮小丹当成红颜知己的时候,他是如何对待芮小丹的吗?是不是用文中他自己说到的圆融世故之法以待呢?

是的,当时他和芮小丹还不是很熟悉,芮小丹问他那套音响很贵吧这样的问题时,丁元英迫不得以是这样说的,得好几万吧……

于是才发生了后来的,他又被迫不得以去参加了芮小丹的晚宴,于是接二连三的事情发生了,就这样他被自己的圆融世故拖进了没有回头路的高速路中,不由自主的被动着向前走,这难道是当初他不懂得圆融世故对自己与别人带来的风险吗?

并不是,只是因为当时他并不了解芮小丹,还是属于陌生人,而对于一个自己不熟悉的人,什么能将自己真实的面目倾盆而倒呢?

所以,这是丁元英的为人处世之法,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然而,当他与芮小丹成为了红颜知己之后,他还能用这种圆融世故的为人处世之法来对待芮小丹吗?

当然不能再用,否则就如他说的,今天缺个角明天裂个缝,也就离塌陷不远了,这就是圆融世故的危害。

所以,真正的聪明人都懂得随着外部环境的变化而变化,从来不做那种一成不变的蠢事,就是能做到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应人应事原则,这样才能应于无穷。

但对于自己非常熟悉或是朝夕相处的人还用圆融世故的做法,则反而会变成陌生了,这就是黄帝四经里说的过极失当,天将降殃的道理。

所以,面对自己最亲近最熟悉的人,是就说是假就说假行就说行不行就说不行,真诚以待才是最佳的最中庸的做法,而这才能保持最长久的做法,不会因圆融世故那样造成很快塌陷的做法。

这背后的道理可以运用在任何层级的事物上,朋友之间,家庭之间,父母与孩子之间,夫妻之间,君臣之间等等……

如果您想让彼此能保持长久而健康的某一种关系,就不要让彼此之间今天缺个角明天裂个缝,而是从一开始就把有可能发生的缺个角裂个缝在于未萌时,就将其封死。

就像丁元英对芮小丹说的那样,当时的话也许并不好听,但也正是不好听,才能将因说好听的会带来的恶果从一开始就堵住了,这就是宁可失小利而后方得大利之长远眼光。

所以只要您真诚以待,就能做到孟子所说的,仰无愧于天,俯无愧于地,行无愧于人,止无愧于心。

好了,今天的分享就到这里,圣宫君希望咱这个社会每个人彼此之间都能以诚相待,那该多好!

我们能够随顺自然法则之根本?

通圣宫阅读(69)

丁元英与芮小丹回到了芮小丹的住处,刚下完车,丁元英就对芮小丹说道:这宝马你要不用的话,不能这么闲着,可以让他们用,这事一展开少不了用车的地方。

芮小丹回道:我只是保管,这事你不用跟我商量。

芮小丹开了门,进了屋,丁元英发现屋里的摆设都发生了异样,于是问道:一个星期没来,这么有品位了?

芮小丹说道:你这是夸我呢还是夸你自己呢?我这都是照着你的生活习惯给准备的,我离过这样的日子还远着呢?

丁元英回道:好,打开听听。

当丁元英听到天国的女儿那声音时,就问道:老听这一首你不烦啊?

芮小丹边走向丁元英边说道:不烦,百听不厌!

然后坐到丁元英的双腿上,双手环抱着丁元英的脖子说道:你看你,音乐、香烟、清茶、美好,浪迹天涯的最高境界也不过如此了……

接着他们俩就这样在音乐的天国里起舞,彼此都忘掉了自己原来还有形体的存在,是那样的自然而然,又是那样的完美,难道这不就是人们一直都向往着而不可及的自然美吗?

这就是天地之造化,人类再怎么有智慧也只能是望而生畏罢了。

因为人类也只不过是天地之产物,而天地万物也只不过是道的产物,那道又是什么的产物呢?还是道就是至高无上的那个唯一的自然了呢?

这个问题的答案,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已经有人给出了答案,这人就是老子(道德经),也只有他给的答案才是真正的答案。

然而在天道电视剧中的丁元英,也只不过是学会了天道自然的一点皮毛之糟糠而已,就已经让无数人为了折服,称为高人。

单从这点上逆向思考就不难得出,现在社会的人已经笨到什么程度,笨到连顺其自然都做不到了,请问又如何能顺从那个无形体看不见摸不着的自己呢?

那丁元英又是如何总能做到顺其自然的呢?

从上篇文章你的真正价值是什么?中,他警告并引导芮小丹辞职,就是一种顺其自然;在乐圣公司使司之利器以示人的漏洞上加以利用,就是一种顺其自然;找欧阳雪来做成就王庙村的君主,也是一种顺其自然;这些就是懂得顺顺之道……

不但如此,他还懂得了顺逆之道,芮小丹不接受他的警告,他会继续的与芮小丹唠叨吗?

没有,他只是提个议,只告诉您这个事什么好什么不好,而如何选择如何做那就您自己来掌握了。

这就像古时候的贤人一样,只帮君主分析事情的利与害之处,然而决定做与不做那就是君主的事了,因此不论结果如何?

这其实都与这个建议的人无关,因为最终做决策的人是您,所以最终的责任也是应该由决策者来承担的。

这就是不管是顺还是逆,都要懂得顺顺或是顺逆的为人处事之方,自然就不会受到事物的奴役了,反之就人被事物所奴役,为什么呢?

因为不了解事与物,自然就反被物所用,就像文章开头丁元英跟芮小丹提议一样:宝马你要不用的话,不能这么闲着……

既然有了宝马用,您不用这就是什么?

就是被宝马用了,想想您为什么要买加一样东西的目的就知道这个简单的道理。

有的人就喜欢买,但拿回来就堆在某个角落里,然后就不知道那个东西了,用都不用,这不是您有了那东西,而是被那东西占用了您的空间。

如果是车,更不用说了,不管您用还是不用,每年都支出一定的费用的来养护它,是与不是?

就比如您租的房子一样,不管您住与不住,每天都需要花一定的费用,那如果您租而不住,这明摆着就是逆着来了呀,所以您的失去就变成了双份甚至更多了……

这就是不顺着来的损失,就如天道电视剧中的芮小丹因为不懂得顺着自己的本身就具备的条件来从事,所以就不能穷尽的体现出自己的价值,而且最终还弄丢了自己的性命。

所以,如果您想事事顺利,关键就要懂得顺顺或是顺逆之道,那如何才能知道顺顺或是顺逆的关键又是什么?

就是通过考察,从事物所具备的实际条件发出,像丁元英从全局来考察王庙村一样来全局综合分析,在完全了解事物的本质后,自然就能知道该顺还是该逆了。

如果该逆的时候也必须得顺,那就想办法将还缺少的根本条件都补足,然后将逆转为顺,之后再顺从之。

这就是当碰到条件不成熟时,就要去创造出成熟的条件,当所有的逆都转变为顺的时候,自然事也就成了的那个道理。

所以,不管是顺还是逆,它们之间本身就可以互相转化,这就是人为的造化!

而芮小丹为什么要照着丁元英的生活习惯来重新将自己的家里摆设一翻呢?她为什么要这样做但却不知道自己的另外那个更多有价值的价值呢?这是值得您思考的问题。

好了,今天的分享最结束了,最后圣宫君希望您都懂顺逆之道,让自己的生活都能随顺自然,这才是真正的自然之顺,顺中至顺!

你的真正价值是什么?

通圣宫阅读(139)

丁元英和芮小丹从广场上回到车上时,丁元英的表情突然变得很严肃起来,芮小丹也觉得有了异样,不自觉的警觉了起来但并没有率先开口,接着丁元英说道:我有几句不能跟你讲理也无法跟你解释所以然的话,希望你能听进去,关键一句,你应该辞职,请注意我说的是你应该,不是我希望,只要你一分钟是警察,那你这一分钟就必须要履行警察的天职,你就没有避险的权利,但是,国家机器不缺少一个迟早要被淘汰的女警察,而社会应该多一个有非常作用的人才,这个不是通俗的英雄主义和通俗的平等意识可以理解的价值。

芮小丹听到丁元英这么说到一半时,就一直仰起头靠在座椅顶上左右摆动着,以示出不耐烦的样子,耐心等待丁元英讲完后,说道:赶快把后半部分拿掉吧,你这已经不是一般的嘲讽了,你这么严谨的一个人,今天怎么会说出这么过头的话?

听到芮小丹这么回话,丁元英内心已经明白了什么,于是再次说道:我再重申一遍,我不能跟你讲理,也无法给你解释所以然,我说,你不知道你,所以你是你。

芮小丹很不理解的抢话道:这就对了,我就应该是我,为什么你非得让我不是我呢?既然是我知道了,我就不是我,那就是不可知,不能知,那就别知。

丁元英脸上扬起了片刻的苦笑,说道:果然是言语道断,一说就错。

从丁元英明知不为而为之的行为来看,他对芮小丹的爱是深埋在心底了,才会有这种超越爱本身的爱,这种爱并不是能用言语或是讲理可以理得明白的,这就犹如老子的说的,道可道,非常道的道。

所以,丁元英一开始就讲明了,这是无法给芮小丹解释所以然的,为什么呢?

因为一个人的内心世界就像道一样无形无象,无色无味,无物无状,既然什么都没有,请问用语言又如何能表达得清楚呢?

如果非要说,也是您自己内心的那个自我的表达,并不是一个标准,所以本身就不是一个标准的东西,又如何能让一个都不知道这个标准的人来理解这个不是标准是标准呢?

这就是完全乱套了,就好比天下那么多的人,您说您说得对,那我也是人,凭什么您说的对我说就错呢?或是凭什么我的对,您的就错呢?……

因此,想要论对错,而且要论出正确结果,前提就得先有一个唯一的标准,否则对错就永远也没有穷尽。

既然知道这样,那丁元英何必要解释那个所以然呢?何必要论断谁是谁非呢?

而丁元英之所以能预料到芮小丹后面发生的事,因为是从芮小丹的实际情况出发的,只要你一分钟是警察,那你这一分钟就必须要履行警察的天职,你就没有避险的权利,否则就是名不符实。

而芮小丹也是因为这个天职有过一次差点丢了性命的机会,在丁元英看来,她之所以还能活着,是老天爷给了她再生之机,这在丁元英看来,这其实是老天已在郑重的警告芮小丹了。

所以如果芮小丹还继续当警察,那这种能丢掉性命的风险就会一直伴随着她,而且还有很多多的次这种风险,那老天爷也还能给她很多很多次这种再生的机会吗?

这在丁元英看来显然是不可能的,因为他知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的道理。

这种理就是不能解说的,解说也不可能说得通,所以他才说这不是通俗的英雄主义和通俗的平等意识可以理解的价值,而这个价值在芮小丹看来又是什么呢?

就是在丁元英看来,自己一直都在大才小用,但反观自己又不能理解丁元英的那种理解,所以在两种不同层级的磨合下,自然就只有以失败而告终,而后来也印证了丁元英的这种未卜先知的预料……

芮小丹在抓黄福海等犯罪分子时而丢了命,而这本是可以避免的,也就等于老天爷在警告芮小丹时,知道芮小丹还没有醒悟(觉悟),然后再派丁元英来再次警告她,这其实已经是每二次了。

所以一而再,再而也就没三了,因为觉悟清醒的机会已经被她耗光,所以最终就只能自己承受这个不听劝告的后果。

所以,您的每一次挫折,其时都是老天爷的一种警告,就是觉得您还能有觉醒的价值,这种价值是还没觉醒之前的价值要来更有价值,否则就没有给您警告让您觉醒的意义了。

就好比丁元英说的芮小丹一样,国家机器不缺少一个迟早要被淘汰的女警察,而社会应该多一个有非常作用的人才,这就是比当警察还来得有价值的另一种价值。

但在芮小丹自己看来,自己的价值就是当一个警察,顺着自己的欲望(表象的追求)来从事,这点在上篇文章事事顺利且能事半功倍的秘方中,她自己就有提及自己为什么要当警察?

而丁元英是结合她本身具有的实际条件出发来衡量的,所以才得出芮小丹现在的活法其实不符合自身的实际条件,这样在他看来其实就是一种病态的生活。

所以他才有了对芮小丹的这么一说,你不知道你,所以你是你,这里的你就是指拿那些不符合自己自身实际条件的别人的生活硬套在自己的身上,从而丢失了自己那个真正的价值,而这个真正的价值的作用才是最大最符合自身的价值,也因为是顺着自己的本性,自然就发挥出极致的价值,这个价值自然就更有价值了。

而丁元英为什么能知道芮小丹还有另外一个更有价值的价值呢?

这也是从芮小丹的实际条件及了解得出的,就芮小丹在请求丁元英送给自己一个神话的礼物时,一直都是她在引导丁元英来觉悟那个她内心的那个神话礼物,也就是从这里开始,他就知道芮小丹是一个觉悟能力极高的人,否则是不会想到比世俗还要高出很多层级的这种礼物的,这个礼物就是打破王庙村那些人的旧传统观念,让他们从这个礼物中觉悟……

只有强大自己靠自己才是最可靠的靠山,而并非世俗那些低级的直接给予之类的那种救济,这是需要内心的思想首先能站在比世俗还高的层级才能想出来的,而当只有先想出来后才能用言语表达出来的,所以丁元英才知道芮小丹并非一般的女人,而为什么丁元英总能预知未来的事情呢?

只因他凡事都能考察清楚,从现实具备的条件出发,以及事情现在的实际情况综合分析,权衡,自然就能预知事物的下一步发展趋势,就算有偏差也是八九不十离,不是靠自己想象出来的。

所以,您现在的价值是什么?您真正的价值又是什么?这是值得您思考的问题!

事事顺利且能事半功倍的秘方

通圣宫阅读(63)

丁元英在谋划王庙村的过程中,好像一切都是可以预期的,这个根本是什么呢?

就是从现实出发,要达成什么目标,以终为始往回推理,缺什么就想办法补什么,最后自然就能得到那些已经假设成功的结果。

而在妙用逆向思维的例子的文章中,圣宫君也用一个年赚100万的这个假设结果,来给您举了个比较直观的可以达成的预期,推来推去结果就是每天只要能让100个有需求您产品的人进店,365天后您的帐上自然就有100万了,这也是可以预期并能够达成的。

当然,其中的每天如何让100人进店,用何种方式,进店后如何来成交等这些问题,也还可以照着逆推的思路来推理,这些都只是术的层面,如果自己不懂具体的每个动作每句话术,那就学习别人的,模仿别人的,然后加以优化,变成适合您自己的模板就可以了。

所以,什么事情都好,都可以分解分步分每个简单的动作来执行,再将拆分后做好的每个部件都组装起来,那完整的事情就能呈现出来了,这就是做成功了。

不要把什么事都想得那么困难,感觉到困难只是因为您不顺着事物的发展形成的规律来做而已,就像您不遵守交通规则一样容易出事故一样,自然就这里缺那里残,结果自然不能成事。

而当丁元英与欧阳雪敲定之后,接下来最后的一个环节就是要让芮小丹帮忙了,要芮小丹帮什么忙呢?

按丁元英逆推,要想这趟事有条不紊的运行,样品音箱明年必须进入欧洲,距现在不到8个月,也就是必须要赶在第十三届北京国际音响唱片大展2006年10月26号开幕之前半年左右才行,那为什么要提前这半年呢?

也是为了音响唱片大展做准备的,这就是一环扣一环,如果没有那个前提条件,接下来的事情就无法运行,就像想要运行一个能正常运行且稳定的公司,必须具备三层架构一样的道理,否则就不能成立。

而丁元英想到如果要样品音箱进入欧洲,加上芮小丹持有的特殊资历,让芮小丹在去探亲的时候顺便待办这件事,就是最合适不过了,而这不就是懂得顺着人事来顺势自然成事的魅力吗,那什么是芮小丹的特殊资历呢?

在芮小丹与丁元英溜达的时候,芮小丹向丁元英简述了自己的过往,对丁元英说道:我五岁那年父母离婚,七岁跟母亲去了法兰克福,十六岁回来读了高中,记得拆房那年我正在寄宿中学读高中,还专门回来看了看,这里已经是一片废墟了。

丁元英有些不理解的问道:你在法兰克福读书可以直接上大学,怎么又回来了呢?

芮小丹道:我父亲是导演,我母亲以前是话剧演员,他们都希望我考电影学院将来当个演员,就这样我母亲让我回来了,在古城读的高中,我在法兰克福上了九年学,汉语已经快不会说了,因为要考电影学院不回来不行,但是后来,我报考了警官大学。

丁元英问道:为什么?

芮小丹道:因为警察威风啊,我当时就向往这种感觉。

听完芮小丹这么说后,丁元英轻微的点了点头以示理解,之后他俩就到了广场上,芮小丹率先跑过去坐在石阶上,丁元英微笑着慢悠悠的走了过来,双手提起衣服也跟着坐在芮小丹的旁边说道:这边的事,就差你这儿咬个牙印了,样品音箱必须要在明年进入欧洲,如果能够趁你探亲的时候,捎带着办这件事情办了,那就是最便捷最省钱的办法,现在你必须要在这个时间段里,能够请出探亲假来,可以吗?

芮小丹思索了一下回道:我上次探亲是去年到明年是两年了,按规定应该是没有问题,但是你要考虑清楚了,我不懂专业,只能做一些跑腿的事。

丁元英笑着道:这点事傻瓜去了都能办。

芮小丹回道:你确定,我不比你说的那个傻瓜更傻吗?

丁元英笑着回道:确定。

接着广场上响起了音乐,芮小丹不由自主的就跟着音乐的节拍摇起了头,过一会儿就解下随身包,上场去跳起了舞,丁元英一直微笑的望着她起舞,才过了一会儿,能打败丁元英这种高人的高人出现了……

正当丁元英看得尽兴时,在丁元英对面走来了一位少妇,直径坐在丁元英旁边,是很靠近着丁元英而坐,丁元英突然感觉到一个自己不认识的人这么靠近自己坐着,于是自己就往左边移开了些,但还没完……

那少妇见丁元英移开了之后,还是一个劲的往左边靠过去,就这么接二连三的一直得寸进尺着,结果丁元英知道了什么……

所以就一声不吭的起身,离开了那个座位,顺手提起芮小丹的随身包站在座位的隔壁上,继续观看着芮小丹的舞姿。

而在跳舞的芮小丹对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当音响停下,芮小丹走过来笑着对丁元英说道:这么轻而易举地被人打败了?

然后丁元英终于笑出了声,随后芮小丹也一起笑了起来。

请问丁元英为什么连正眼都不看那少妇就也不跟那个少妇计较就直接认输了呢?如果换作是您会什么做?还有为什么丁元英要趁着芮小丹探亲的时候来处理发往欧洲的样品音箱呢?

这没有别的原因,只是因为在丁元英的心里,早已将其中的利弊得失算得一清二楚了,所以才会有不由思索就有的行为。

如果丁元英跟那位少妇争了,得到那个座位,但因为是争来的,自然过程随之而来的坏心情也就出来了,接着就是连看芮小丹跳舞的兴致也没了。

本来就是为了心情好才出来溜达溜达的,结果却被这么一个座位而丢失了好心情,值得吗?

所以,丁元英自然不会计较这种小事情,用他的话来说,就是随它去罢……

但如果是一件比较重大的事,当利弊得失超出自己的承受力时,您看他会不会争?

答案肯定是会争的,因为关系到了社会福祉的问题,比起自己的利益更重要,所以要去争,而且一定要赢。

这就是有所争有所不争之道,表面上的行为都是因在心里已经计算好了利弊得失,才会成形的一种肢体动作,在外面表现出来。

而有些人看到别人这做,并不知道其为什么要争或是不争,所以只能模仿其表而不通其理,自然就会闹出笑话,为什么?

如果看到丁元英不争,当您碰到被人欺负的时候,也学着丁元英一样做,什么事都让着别人赢,甚至别人毫无理由的打完您的左脸,您还主动的伸自己的右脸过去让别人继续打,那这就是有病的行为,为什么会有种这行为?

因为,您只知道依葫芦画瓢,却不知道别人为什么会如此画。

这就是凡事,得先通其理,就是为什么要这样或是为什么不要这样的那个理,每碰到事情时您才有可能正确的行为表现在外,就像丁元英那样,其行为的外在表现只是其内心早已经权衡利弊得失过后的外在表现而已。

天道电视剧中,如果您有认真的看并思考,就知道丁元英从头到尾之所以他所亲手的事都能顺利完成,而且都能事半功倍,都是因为离不开一个字,这个字是什么呢?

为什么他请求芮小丹在探亲时捎带处理发往欧洲的样品音箱,这就是他之所以能顺能事半功倍的原因,只是因为他总是懂得顺着人事来从事。

这就是好比一个滴滴司机,怎么样才赚得比别人多呢?什么样才能事半功倍呢?

如果当滴滴司机去接一个已经叫车的人之前,又有一个叫车的,正好是去已经叫车的人那个地方的,这样子看来,是不是就能去回都能有钱赚了,而且去回都没有空车,自然就能赚得多,能事半功倍不是吗?

这就是一个理想的假设,就是懂得顺着捎带这个理,就像丁元英一样,凡能顺的事都懂得顺着来一样。

所以,理解了这个顺字背后之道,那您的生活就能顺利很多,而且还能花最少的力气就能得到您想要得到的结果。

好了,今天的分享到这里结束,最后祝您的生活越来越顺,更希望您能顺着天下万事万物来从事!

妙用逆向思维的例子

通圣宫阅读(91)

丁元英在拉动王庙村经济这趟事还未形成的时候,就已经预知接下来要做的具体工作了,并且连具体的时间都确定好了,他凭什么能够提前预知要做这些事呢?为什么是要做这些事而不是其他的事呢?

这跟他在拉动王庙村经济这趟事上的谋划是分不开的,而在谋之前是什么?

您还记得圣宫君之前说的那个成就万事的路径吗?

就是察而后才能谋,谋而后才能动,而谋是得根据自己考察到的具体现实有的条件出发的,就比如在上篇文章笨蛋也能轻松办成事的方法中,丁元英说到的,如果欧阳雪不愿意来当这个君主(控股股东),那就马行从其他的人选中找到这位能当君主的人,从而才能将那个君臣民的架构建立完整。

只有在完整的框架里,才有可能实现让这件事情能够长期稳定地向前推进,这就是它的根基,就像您想要起高楼大夏一样,地基如果打得不好,直接在上面盖大楼,这无疑是空中阁楼,海市蜃楼,就有随时都会消失的风险。

而在丁元英的谋划里,想要将王庙村这趟事有条不紊的稳步向前推进,不但要有一个稳如磐石的根基,还要在每一件小事情上都能稳扎稳打步步为营,最终整个事情才能得以完成,才能有结果。

因为,完整的一个大事情无不都是由一件件的小事情拼装而成的,就比如一个完整的人也是由很多个小的部件来组成的,您离不开的手机也是如此,它们背后的道理是一样的。

所以,在成就王庙村这个完整的事件上,在具备完整框架的前提下,就可以开始从事那些一件件的小事了,到所有的小事都完成了,那整个事情就建立起来了,然后就如此循环往复的重复着就行。

而那些一件件的小事,比如丁元英说的在什么时间之前必须做出样机,第十三届北京国际音响唱片大展之前必须生产出多少台音响,什么时间需要芮小丹帮忙等这些小事,他是根据什么能提前预知并要求下面的人来执行的呢?而且是硬性的指标,不允许有任何的弹性词呢?

这也是根据现实的条件进程来对应自己的这件事情的,简单来说就是先假设这件事情最终结果是成功的,那这个成功的前提条件是什么,然后知道了这个提前,再相对来问自己,如果要达成这个前提,具体需要完成什么条件,而这些条件就是一件一件的小事,当这些一件一件的小事能接二连三的完成了,那些接二连三的前提也都能完成了,当这些接二连三的前提都完成了,最终就能够拼接出完整的事情了,就是成就王庙村的一个完整的流程就走完了,最终事情就算成了。

上面这个路径就是丁元英一直在用的方法,就是以终为始,一层一层的往回推理,推算,然后再回到每一件对应的小事情上,再下达任务给相应的人来负责,自然整个事情就能有条不紊的推进啦,那请问这个以终为始,以果倒因的颠倒思维如果用在您的身上呢?

比如,您有个计划,2021年要赚到100万,这就是您的一个完整的目标。

那按上面的来对应,现在您就要问自己了,一年赚100万,那每个季度要赚多少呢?

那就拿100万除以4个季度对吧,那得到的答案就是每一个季度必须要赚到25万,也就是丁元英说的硬性指标,一定要做到。

到这里是不是还觉得很模糊?

是的,所以就得继续问自己下去,直到能对应到每一件可立即执行的小事上,因此又问您自己,如果一季度必须要赚到25万,那么每个月要赚多少呢?

于是就拿25万除以3个月对吧,那得到的答案就是每一个月必须要赚到8.333万,您算8.4算,这也是一定要做到的。

但是一个月有30天,而事情您只能一天天的来做,任何人是不可能一下子做一个月的事情的对吧。

所以,您还要继续问自己下去,每个月赚8.4万,那每天要赚多少钱呢?

至此,您就能算得出来如果您想在一年内真能赚到100万,那您每天必须要赚到2800元,这就是最低的您一定要每天完成的任务。

那推到这里就能完成了吗?

当然不是,这只是您每天要完成的任务,那如何来完成每天赚足2800元个事情呢?您要通过什么事情来赚钱呢?抢劫还是做什么生意?还是卖什么东西呢?等等……

您得问自己,从自己现有的条件或是能利用别人的条件出发,比如您卖个产品或是有自己独特的服务,都可以从里入手。

还有如果您自己什么都没有,那就找别人有的,直接跟别人合作就行。

而想要赚到钱,无非就是买卖,就是价值交换。

所以,到这里就变成了买卖关系了,那您又得问自己了,那您卖产品(有虚拟、有实物)要卖多少钱呢?

如果一单5000元,那一天要赚2800元,那一天要卖出多少单呢?

如果一单2000元,那一天要赚2800元,那一天要卖出多少单呢?

……

就这样一直推算下去,直到结果能对应到您的现实实际情况(就是您现实成熟的条件),能实际每天完成的事情程度来衡量,得量力而行。

那假设,根据您自身的实际情况,有能力卖出1000元的产品,那要每天赚2800元,一天只要卖出2.8单(就按3单算)就完成任务了对吧。

到了这里,变成了只要每天卖出3单的产品就可以了,那如何一天才能卖出3单产品呢?

是不是先有人,先有人进您的店(这里的店包括实体店,网店,您的公众号,您的网站等等),否则您的产品卖给空气吗?

所以,有人此有土,有土此有财,这就是人是土之根,土是财之根,它们之间都是一环扣一环的,谁也离不开谁,那对应到您的店来讲,您的店就是土,而您店的根在于是否有人进来,然后才有可能在您店里生产财。

而您是不可能什么产品都卖的,所以关键就得先问别人急需什么产品或服务,再根据自己现有的条件去找到或产出对应的产品或服务,再卖给对应的人群。

比如,您就是卖赚钱指导方案的服务,那您就是问自己,如何才能让那些想赚钱的人进到我的店里呢?

如果来的都是真的想赚钱的人,那一天有100人进店,有没有可能成交3单以上呢?

如果按正常的5%的成交率(保守估计),那每天只要有60人进店就完成任务,如果是10%的成交率,那每天只要有30人进店就完成任务了。

什么样,到这里是不是简单多了,反正接下来的一切任务都要围绕着每天如何才能卖出3单1000元的服务就好了,这就是从一个大的事件一直往回推,最后推到每天必须做的一件事情上,而且这件事情还可以继续往回推,推到每一个步骤,每一个动作上面。

最后就是每天按时按步骤的重复着一个动作就可以了,到这里年赚100万是不是就觉得没那么难了呢。

是的,这就是大事必作于细,难事必作于易的道理,任何一件事情都是从最容易着手的小事来拼接出来了,而每一件小事才是最容易完成的,而如何知道整个大事是由哪些容易的小事来堆积的,这就得按丁元英的以终为始的颠倒思维,来从现实具备的条件发出,假设那是已成的事实,然后一步一步的往回推理,自然就能找对应的并且是符合现实实际情况的每一件小事了。

然后,就是一件小事一件小事的解决掉,没有条件就创造条件,就像上面说的如果您没有产品,那就去找有产品的人,跟他们合作就行了。

当一件小事一件小事的被您解决清光了,自然那个您想要的那个结果也能完整的呈现给您了。

这就是您能成就任何事情的一个逆推思维,这个逆推的分解思维可以运用到您生活中的任何层面,包括个人组织集体公司国家等,背后的道理都是想通的。

好了,今天的分享到这里结束,希望您能牢记大事必作于细,难事必作于易的道理!

笨蛋也能轻松办成事的方法

通圣宫阅读(97)

王庙村的事情在丁元英的谋划下,慢慢的走向完整,该具备的条件该具备的人才还有该具备的员工都齐全了,现在还剩下最后一个必须具备的条件而已了,如果这个条件也具备后,就可以开始到真正的启动程序了,这个必须具备的条件是什么呢?

就是在能否成事的三个根本条件是什么?文章里讲到了三角关系,就是君臣民或是天地人的这三层关系,现在就缺那个君主了。

所以,在芮小丹下班回家后,当问到王庙村这趟事有没有可能时,丁元英根据现实具备的条件回答说有可能,但需要您帮个忙,这个忙就是需要芮小丹出面请欧阳雪来当这个君主,如果欧阳雪同意,那这趟事就真的成形了,如果不同意,那就马上找可以代替的人,这就是当条件不成熟时,就去创造条件,而不是将这趟事直接放弃了。

在丁元英的心里,为什么要选择欧阳雪呢?为什么不自己来当这个君主呢?为什么欧阳雪同意来当这个君主呢?

这得从丁元英与欧阳雪的谈判中找答案,还有之前丁元英曾经带给欧阳雪的利益思考,就不难得出为什么一个对音响一窍不通欧阳雪竟然爽快的答应来当这个摆件般的君主了……

丁元英在家里一起忙着查资料,打印相关的制度文件,忙得不亦乐乎之际,门铃响起,芮小丹下班回来了,同时也带了一个问题回来了。

芮小丹在给丁元英按摩的时候问道:有可能做点事吗?

丁元英快速的回复道:有可能!这件事情可以尝试,但肯定是个错误。

芮小丹反问:为什么?

丁元英解释道:无论做什么,市场都不是一块无限大的蛋糕,神话的实质是强力作用下的杀富济贫,这就是有可能产生两个问题,一是杀富是不是破坏性开采市场资源,二是这样做是不是道德,让井底的人扒着井沿看一眼再掉下去,会不会让他们患上精神绝症。

芮小丹听完丁元英这么思考后,也发表了自己的见解道:这事客观上毕竟是扶贫,难道扶贫还有错吗?至于市场竞争,凡是合法的就是社会可以接受和允许存在的,先别去设想多么高的道德,站在一个警察的立场,这个社会只要人人能遵守法律,就已经很美好了。

丁元英继续说道:王庙村做出来过音箱、机柜,但是这件事情需要你和欧阳雪帮忙,需要你帮忙还有一段距离,现在需要欧阳雪用她的空头名字做控股股东。

芮小丹又问道:为什么?

丁元英回答道:一旦展开,如果没有一个合法程序的控制权,到了关键时候,局面就会失控,这个名义股东要具备人文背景,出资能力,平等身份这三个条件,欧阳雪具备这些条件,用她的名字合适,如果在名义股权下的红利归她,亏损归我,签一份承诺协议,保证她不会由于公司的行为而招致经济损失,这个条件,她应该会答应。

芮小丹回道:欧阳肯定不会拿这种遮遮掩掩的好处。

丁元英继续道:样品音箱明年必须进入欧洲,距现在不到8个月,第十三届北京国际音响唱片大展是2006年10月26号开幕,距现在还有14个月,这些都是这个计划中非常重要的环节,时间很紧迫,欧阳雪那边行不行,要尽快有个决定,如果不行马上做出调整,这件事情定不下来,后续工作就不能展开。

芮小丹说道:能帮上忙的欧阳一定会帮,你先和她谈一谈,听听她的意见。

丁元英说道:那你安排个时间吧。

芮小丹回道:还安排什么呀,现在就去!我正想带你出去溜达溜达呢!

就这样,他俩直接去了欧阳雪的饭店,到了欧阳雪的办公室时,欧阳雪正在打电话着,一看到是丁元英来了,于是就挂对方电话了,走过来跟丁元英握了一下手很客气的对丁元英说道:早说要摆酒谢罪,小丹一直不给机会,我也就没敢冒昧,我跟小丹我们俩情同姐妹,以后咱们大家就是一家人了,我看也就别先生小姐的叫着了,以后我就管您叫大哥吧。

丁元英回道:随意,随意!

欧阳雪继续说道:那好,今天大哥给个面子,我听说城南路刚开了一家苗族餐馆挺不错的,请你们去尝尝,权当是我谢罪了。

到这时,芮小丹才说道:欧阳,元英找你有事。

听到这么一听,欧阳雪一下有些迷惑起来,过了三秒后才说道:那好吧,咱们找个小包间坐下聊吧。

丁元英微微点了点头,于是他们三人到了一小间包间里,喝茶谈事去了……

丁元英率先开口道:小丹想让我做点事,这个你已经知道了,今天来,是想请你给我帮点忙。

欧阳雪问到:哦,我能给大哥帮上什么忙呢?

丁元英说道:王庙村我去过了,和冯世杰他们也有过一些接触,我以为如果以王庙村为生产基地,在北京注册公司运作市场,从理论上讲,拉动一下王庙村是有可能的。

听到丁元英这么说后,欧阳雪露了微笑,接着说道:大哥,您是说小丹借钱那事吗?

丁元英摇摇关说道:用你一个空头名字做控股股东,通过你取得合法程序的控制权,条件是盈利归你,亏损归我,我承诺不因公司的行为,给你带来任何经济损失,你承诺不假戏真做和协议保密。

欧阳雪说道:你说的帮忙,仅仅是用我一个空头名字,不出资不担风险,甚至什么都不用做就可以坐收红利,这么好的事,这个人为什么是我呀?直接用您的名字不就行了吗?

丁元英摇头道:不行,那就变味了,不但会让吃大户的心态,让这件事情很快垮掉,而且,我这碗水也端不好,端得再平也是不平,所以我跟小丹在这件事情里面,不能有任何经济利益,请你出来帮忙,因为你同时具备三个条件,人文背景,出资能力,平等身份。

欧阳雪笑着说道:你看,平等不平等的,一动真格就都出来了,掖都掖不住,这倒不是坏事,往大里说是个积德的事,那与其说是您找我帮忙,倒不如说是您给我个机会呢。大哥,我相信您,但是,这种偷偷摸摸的钱,我挣不来,您要想让我干就来真的,不过我不知道需要多少钱啊,要是输不起那我也就不往前凑了。

丁元英说道:你的股票本利相加不会低于一百万,所以无论真假,你名义下的出资都是一百万,这个必须要有根据,你的奖金是明年五月份才能从股市退场,但是公司运作的资金不能等,所以无论真假,你都得先以股票和你的饭店抵押从北京融资,资金很快就会到账,我来给你做担保方,重要的是,法律手续要真实,能够真实的证明你就是投资人。

欧阳雪回道:股票能挣多少钱我没想,有多少算多少吧,本来就是外财,但这五十万本金是实实在在的,其中有几万块钱还是我借的呢,这五十万是我能赔得起的底线,我这个人也没别的能耐,就会开饭馆,这事成不成我都还开我的饭馆,我能不能问问,冯世杰他们出多少钱?

丁元英说道:他们可能会出一些,但可以忽略,从本质上讲还是需要资本方给他们提供股份垫资,如果他们不缺资金的话,就不会邀请你们到果园里面去吃苹果了,公司运作到高峰期需要的资金应该是三百万左右,那个时候是以公司的名义来融资,风险的底线是公司破产,绝对风险就是你名下的那一百万,以及他们有可能拿出来的投资,其中你给他们垫资的那部分,表示他们个人对你的负债。

欧阳雪说道:赔到底就是连本带利的一百万,还能承受,其实说句实在的,这事也没什么真的假的,就是我实实在在投资,我请大哥给我帮忙还不行吗!您放心,要是真赔了,白纸黑字,我绝不会有半句怨言,能请到大哥您这样的人帮我理财,我已经是天大的面子了,我就是心里有一点不舒服啊,您既要帮他们又要防着他们,这一点是为什么呀?

丁元英说道:这事起因复杂,简单地说就是开发王庙村廉价生产力资源,拉动王庙村经济,给叶晓明、冯世杰、刘冰一个成就事业的机会。

欧阳雪说道:刘冰,他也凑进来了,天哪,这公司都成了发烧友俱乐部了。

就这样,丁元英给王庙村这趟事正式的找到一个君主了,这个君主就是欧阳雪,到这里一个整体的架构就成形了,之后就可以按部就班的进行生产,销售等等事宜了。

这就是不管做任何事情都好,就得遵循那三层架构来搭建,否则就不可能成立,就算成立也不会长久,因为不符合道生万物畜养万物的法则,而人类也只不是过是道下面的一分子而已,包括天地。

就比如一个国家里的一个人,只不过是组成这个国家的一分子一样,既然这样,您的思想行为都得遵循着国家制定的法律法规,否则就是不合法,自然就会受到伤害。

所以,丁元英自始自终都遵循着,并思考这个事情是不是合法,是不是道德,因为无论做什么,这个社会上都已经有了,既然已经有了,那市场的大小规模自然就可衡量,就像丁元英说的不可能无限大,所以这就是在别人的市场里抢了一些份额,就是所谓的破坏性开采。

也就是说表面上是在扶贫,本质上是抢了别人的蛋糕,就是用一些办法抢走那些有比较的人,来救济那些穷苦的人,以让那些穷苦的人也能分到一点蛋糕,不至于饿死。

所以,这并像欧阳雪想的那样,这是积德的事一样简单,如果是积德,前提条件就是符合道,不能偏离大道,否则就不是德。

而一般人说的德,只是自己认为的德,举个简单的例子:

人们最常见的红绿灯,算是一个小的道,当您不遵守着红绿灯交通规则的时候,就很容易发生事故,在事故中,红绿灯是不会受到伤害的,受到伤害的只有您自己,这个本质就是因为您不遵循了它的规则也就是叫做失德。

但如果您一直都遵守交通规则,自然发生的事故几率是很少的,所以您就不会受到伤害,您就能活得更长久,这个本质就是因为您遵循了它的规则,所以这就是有德。

而对应到文中的所谓扶贫,就是抢别人有的来给没有的人,您能说是符合市场规律吗?

所以,这个从本质上讲,并不是积德的事,只是用一些人为的巧智之谋来达到某个目的而已。

因此,真正的积德是有依据的,这个依据就是您的思想行为是否都符合了最好的道,如果不合道自然无德,否则也不会道德道德之说了,德是建立在道这个根本上,才可以说是否有德的。

当您知道这个原则之后,就不会随意地以人为自己的来定义德了,就是说您帮助一个人并不一定就是有德,您在害一个人也不一定就是失德,有德与失德得看否是符合了大道。

当道想让这个人死,而您却去救了他,这就是不合道,就是失德,当道要救那个人,而您也跟着去救了那个人,这就是合道,就是有德。

总之就是顺着道则有德,逆着道则无德!

而丁元英正是知道了这个本质,所以他才会需要深入的思考,这事做起来是不是道德这么一问。

这是其一,其二就是文章开头提到的,欧阳雪对于音响来说真是一窍不通,她只知道开饭馆,连她自己都知道了,但在丁元英的提议下,又为什么爽快的答应做控股股东了呢?

这跟丁元英之前跟她打的交道有很大的关连,就是让欧阳雪买股票的事,而且是真的能让她赚到钱了,这就能看出丁元英是有真本事的,是说到做到的这么一个人,是实实在在的曾经有给欧阳雪提供过价值的。

所以,这是欧阳雪非常信任丁元英的一个前提,而当丁元英再次有需要欧阳雪帮忙时,信任已经建立起来是没问题的,但这次的投资数目比上次是直接翻倍的,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让一个不是内行的人愿意接受这个风险呢?

在丁元英看来,就是让对方没有任何的风险,加上之前就已经建立起来的信任,想让对方答应一起来做这件事应该问题不大。

所以,丁元英一开始就说清楚,只要欧阳雪一个空头的名字,有合法的法律程序而已,不用投资不用承担任何风险,同时还可以坐收红利。

因此,再笨的人如果在这种对自己有利的情况下,还不敢答应,只能说这人太过聪明了或是太笨了,没有其他的解释。

正是丁元英能提前的为欧阳雪着想得如此周到,加上之前就已经建立的信任基础,欧阳雪自然就爽快的答应下来,而且还要实实在在的做投资来参与进来,只是请求丁元英全程帮忙着来谋划,就是要丁元英全程帮忙自己来实现这趟事,并且听丁元英的来执行。

这就是欧阳雪聪明的地方,包括上次买股票的事也一样,她为什么能在自己一窍不通的领域里都能成事呢?

没有别的原因,只是绑上一个在那个领域里的高人,然后还愿意做一个摆件罢了,就是听话照做,一切顺着高人的指导执行,不自作聪明,结果就成功了。

这其实就是一种无为之成,就像冯世杰一样,因为知道自己一人之力无法成事,所以就找高人且听高人的谋划去执行,自然就能成事了。

反观剧中的叶晓明和刘冰,为什么自己辛苦打下的基业,最终完全落到肖哑文的手里呢?

只是自作聪明罢了,就是自己不是高人还要装做高人,结果自然就是害人害己。

所以当有求于人的时候,就要懂得低头,把别人的利益最大化并且放在首位,为对方着想周全,不让对方有来承担风险,事情肯定谈得顺利。

而当知道自己不如别人那么有智慧的时,就懂得承认自己不如别人的地方,并且懂得请求有智慧的人来帮助自己,而且自己要懂得低头做个笨人,做个听话照做的人,事情自然就能顺利的成功了。

这就是笨也能轻松成事的方法,就是不自作聪明罢了!

而为什么丁元英在三层架构都还未构成的情况下,就已经将一年后甚至多年后的情况都计划好了呢?为什么他有如此的远见?为什么他能确立接下来会发生哪些事情呢?

等等这些问题咱下回分解,今天的分享就到这里,希望能给您带来些启发,从而运用到自己现实的生活中,促成更美好的生活!

能应事于无穷的路径是什么?

通圣宫阅读(104)

在文章国之利器不可以示人中咱说到了,在一个国家、城市、公司、家庭、个人等,想能从一开始就不让别人有漏洞可钻,就要遵循国之利器不可以示人的道理,否则就如乐圣公司那样给丁元英利用了,就是利用了乐圣公司的司器了,为什么丁元英能利用得到呢?

因为,乐圣为了提升公司的看家旗舰套件的知名度,从而让这些旗舰套件有三个往外流的三个洞口,正是有了这三个洞口,才被丁元英以合法性的利用。

所以,丁元英才问冯叶俩人为什么乐圣能让自己的司器(看家的东西)往外流的疑问,这在一个有智慧的人来说不是可能发生的事,但却发生了,所以他才有了疑问。

而当知道乐圣公司是为了提升知名度后,丁元英并没有说明自己为什么这样问的原因,只是沉默不语,这不就是遵循了国之利器不可以示人的原则吗?

如果让冯叶刘等人都知道了其所以然,那就是自己的看家的东西(谋划)给示人了,那凭他们的聪明,他们也就是领悟了,领悟之后自然就知道丁元英为什么这么问,还有接下来丁元英要做什么了,这就不可控了,好比乐圣流出那三个不可控的漏洞一样。

这就是好比打仗时,对方总能精准的知道您的一步行动,这得多被动,多危险,而打仗要能百战百胜,就得以奇制胜,如何才能以奇制胜?

就是要能做到料敌如神,如何才能做到料敌如神?

这就是搜集情报工作得周密,周全,精确无误,这不就是圣宫君常讲的调查考察吗!

当能做到让对方是透明的呈现在您的面前时,对方的一举一动不就都在您的掌控之中了吗?

所以,您想能完全的掌控任何一个人、一个社会、一间公司、一个国家,前提是您要全面的了解他,吃透他,否则谈何掌控呢?

而任何事物都不可能固化不变的,一直都在变化中,这就是任何事物的一个不变的规律,也就是它们共有的规律,所以真要完全的掌控一个事物。

您还要懂得随其变化而调整自己的计划,就是还要能做到随机应变,这才能真正的做到了应事于无穷。

国之利器不可以示人

通圣宫阅读(99)

在文章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真因是什么?里讲到造成刘冰为什么像无头苍蝇乱窜的根本,而如果您能反之,则事事顺利,事事能成。

所以,凡事想有所成就得先察,察后方能谋,谋定而后动,这就是路径,然而如果想事事能中,则必须在每个细节都要做到深思熟虑,否则必节外生枝,就像上篇文章中的刘冰一样。

也正是这样,所以凡事如果您有求于人,有一个很关键的点您要遵循,这个关键的点就是要找到能说话算数的能直接拍板的那个人,而能找这个关键点的也是得经过您的调查后而得出的。

总之就得按上面说的路径来行事,然后在第一件小事里找到那个最关键的点,每每都要从最关键的点入手,一件一件的解决,最后自然就能成事。

因为每一件大事,都是从毫末起演化的,也就是老子所说的"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层之台,起于垒土;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这就是事物演化的规律,既然是规律,就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所以您只能遵循它,否则您就会反受其咎。

而当刘冰到丁元英那里后,原以为丁元英就是那个能拍板的人,但丁元英并不是,所以这就是事情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样,这个真正的那样是经过调查清楚才能得到的。

所以,接下来如果刘冰没等到冯叶到丁元英那里就离开了,那他的事情还是没有结果的,因为丁元英不能拍板,他又算是白跑了一趟……

但刘冰是幸运的,刚好撞到冯叶俩拿相关的音响资料来给丁元英,经过冯叶俩人的同意,所以他的事情最终才能定了下来,这就是冤有头,债有主的道理,您得找对人,而且这人是一个能拍板的人,否则都是白搭。

而当冯叶俩拿出资料给丁元英的时候,丁元英问了一个问题,是他想不通为什么乐圣公司愿意那样做的问题……

也正是因为这个问题,导致了后面丁元英与乐圣公司有了解不开的冤仇……

丁元英问道:有个问题我不明白,小丹的音箱是乐圣旗舰的套件,这个是乐圣公司看家的东西,为什么还允许代理商零售呢?

听完丁元英的疑问,叶晓明率先回答道:乐圣旗舰套件呐,它有三个流向,一是发烧友自制音箱,有发烧和实惠两个优点;二是音响店贴牌的组装音箱,俗称超值版,价钱呢比乐圣旗舰要便宜500块钱,它贴的是乐圣旗舰套件的标志,不是乐圣公司的注册商标,表示该音箱不是乐圣公司原装的乐圣旗舰;第三呢就是大城市的一些发烧工作室,专门针对有钱人手工生产的豪华音箱,其中一部分使用乐圣旗舰套件。这三个流向走出的套件呐,对乐圣旗舰的整个市场不会有影响,对提高乐圣品牌的知名度有好处。

接着冯世杰补充道:正规的音响公司啊都有自己的品牌,不会买套件往别人的脸上贴金,一般啊都采用散件组合搭配,突出自己的品牌,不是说乐圣的喇叭最好,而是说在这个价位上,乐圣旗舰套件的性价比最高,如果要是抛开价格因素的话,那还得数欧美的老牌产品过硬。

听完冯叶俩人的解释,丁元英还是一声不吭的只是点了点头,像是明白了什么,但又好像什么也没明白……

这就是在别人的眼里,只知道丁元英问这个问题,却不知道他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还有为什么要了解这个问题的问题?

其实,您想想,如果乐圣公司从一开始就将这三个流向的通道给封死了,不让别人有任何有机可乘之机的话,还会发生后来的事件吗?丁元英还能绑上乐圣公司吗?

当然就不会了,正因为乐圣公司自己开了这三个小洞口,本以为能提高自己公司的知名度,但是没想过获得这个知名度的同时也随时都伴随着某种致命的风险,这个风险就是……

被别有用心的人钻了漏洞啦,而且是合法的钻,这就是后来格律诗公司能绑上乐圣公司的关键点,而之所以能绑并且确定绑的对象是乐圣,是有原因的……

这个原因就是乐圣可以有被利用的条件,这个条件就是丁元英之所以问上面那个问题的原因。

所以,大到一个国家,一个城市,一个公司,一个家庭,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看家的东西,而这个东西您从一开始就打好补丁,让别人无有一丁点利用的机会,这样才是安全的。

这就好比一个水池里,漏了三个洞,起初肯定不会出现什么问题,不就是三个小洞嘛,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三个小洞就会变得越来越大,流出的水就会越来越多,这时候您才想办法去补,那就得花费比起初就补时很大的气力才有可能补得好。

所以聪明的人都懂得,事情还在微小甚至还未萌的时候就已经在打补丁了,这个时候是最易容修复的时间,而像丁元英那种根本就不会让这种未萌的事发生,这就是治于未事!

因为他知道一个道理,这个道理就是国之利器不可以示人,而对于乐圣公司来说,其公司的旗舰套件正是公司的利器,也就是丁元英说的看家的东西,现在却可从三个流向示于人。

这不就是相当于打仗时,敞开自己三个方向的城门,甚至还指引敌人从此三门进,让敌人进城搜刮自己吗?

这跟诸葛亮空城计根本不是一回事,请问这样的将军打仗如果还不败,那真是天理不容!

而商场不就是战场吗!只不过是换个地方打仗罢了,丁元英制定格律诗公司战略正是得益于乐圣公司的这个利器,所以能在起点上就奠定了胜利的基础。

所以,在丁元英的思维里,这是不正常的一个公司行为,但却发生了,对于他来说所以才无法理解。

这个不理解并不是他不明白其背后的道理,而是这么一个大公司竟然还存在着这么大的一个漏洞让他来钻,这实在是不应该。

于是,才有了他那个疑问的问题。

所以,不管是一个国家,一个城市,一个公司,一个家庭,一个人如果为一些利益,而将自己的利器示于人,这是非常危险的行为,就如一颗点燃了引线的炸弹挂在您的身上一样,随时都有可能爆炸的时候。

这是一种舍本逐末的行为,为那么一点知名度可以连老本都置于不顾,而什么人才会有这种行为呢?

就是那些不懂算清利害得失关系的人才会有的行为,而算都算不明白的人,明显就是一个笨人。

所以,根本的问题就是自己笨,那如何改变呢?

先认识并承认自己的笨,然后老老实实的去跟那些比自己有智慧的人学习,虚心实腹,提升自己的思维层级,让自己的内在实了,就能站在比事情本身还高的角度来审查事情,那么事情的毫末就无法逃脱您的双眼。

只有这样,您才有可能做到应事于无穷,而且能做到无不中!

好了,今天的分享到此结束,周末多出去走走,最近的天气有些不正常,马上五一了,还是那么冷,所以外出要注意风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