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惑明理!通达圣贤智慧!
引领你走进美好生活^_^

小人物的共同特色

通圣宫阅读(40)

在上篇文章最稳固最长久的关系是什么?中讲到,天下万事想要有成想要成得长久,就得按天道设定好的三层关系来制定,否则事情很快就会分崩离析,就算做成了,之后也不会长久,这没有别的原因……

只是因为不符合自然规律,人是在天地间生存的,就得法天则地已经制定好的规则,也就是得顺着它,否则就是违逆了天地,这就是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这里的之字就是天道,而不是人或是什么其它的怪力乱神,更不是随便意想出来的那些看不见的某个东西,天地一直都存在着,只要您在天地间就能看到,感觉到。

所以,不要将这些东西想得多么复杂,从您一出生开始就能感觉到的东西,就像您的父母一样,如果都不认识,还感到很复杂,不能说明什么。

只能说明您自己太笨了,并不是天地、您的父母们复杂,因为他们一直在您的左右寸步不离的呵护着您,只怪您自己笨到都视而不见,听之不闻,搏之不得。

这就如天道电视剧中的刘冰一样,他是最早接触到丁元英为人的人,从丁元英到他的店里卖唱片给他开始,跟丁元英打交道接触的次数那么多,为什么他看不出丁元英是个高人?为什么冯叶能后来居上?他们三人可都是同一个圈子里的弟兄,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差别?

如果您有认真的观看并分析,答案自然不难得出,刘冰是个小人,而小人的特点又是什么呢?

就如当冯叶两人与丁元英谈得有眉目了之后,驱车回去的路上,就能预料到刘冰还在冯世杰的店里等他俩,为什么他俩能预料得到呢?

因为小人见利忘义,只要有利可图,就会像人需要呼吸一样想尽办法去得到,寸步不离,而且不去也不会想其前提与后果。

这就是表面上看似很聪明,能很快的得到某些利益,但随着的时间的推移,这种利益很快就会消失,就像丁元英卖唱片给他,然后芮小丹又一次性的收回一样,而他只看到眼前的那一点利益,不会思考丁元英为什么要卖自己私人收藏的唱片?芮小丹为什么要一次性买下?他俩的关系是什么?等等……

如果刘冰从一开始就能这样去思考背后的东西,他就不是那个刘冰了,所以才会了这样类似的一幕幕……

第一次,刘冰在帮叶晓明店里帮忙时,听到叶晓明在电话里说好兆头后,问了叶晓明才知道,就是丁元英约世杰过去谈谈,然后刘冰是这么说的:哦,他都穷到卖唱片了,还能有什么实力,他可没少往我唱片店里送唱片!我怎么没看出他是个人物?

第二次,就是当冯叶俩与丁元英敲定后,回到冯世杰的小店已经是12点多了,刘冰却一直在店里等着他俩,目的就是想知道他俩谈的结果如何,看看自己能否乘着这趟车通向自己发财的梦……

于是更能表现出其小人的特色了,请客喝酒套近乎,明显的阿谀奉承,当听到刘冰说要请他俩吃宵夜时,叶晓明才说:先说好了哦,我请客!

然后还在车窗外的刘冰急忙说道:哎哎,晓明,你什么意思啊?

叶晓明反问道:我什么意思?我害怕呀!

到这里,他们三人都心照不宣,于是冯世杰叫刘冰快快上车,吃宵夜去了,当他们三人在吃宵夜时,您肯定知道刘冰最关心的是什么了吧……

这里就省略那500字了,最后他又说了出自己心中的一个疑问,令冯叶两人都无言以对……

刘冰低着头沉思的样子,说道:丁先生真是高人吗?他都穷到卖唱片了拿什么去投资啊?哎,他会不会是个骗子?

看到这里,您是不是感觉这一问太熟悉了?

熟悉就对了,这都是小人都有的特色,为什么小人总有这种骗子的念头呢?

真正的原因就是因为自己笨,看不到即将发生的,更看不懂正在发生的,也不理解接下去会怎样演化下去……

总之就是一团糊,看不懂想不明,一片黑暗!

在这种情况下,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别人骗他,但他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什么让别人骗?自己有什么值得被别人骗的价值?

而有智慧的人就不一样,就像剧中的芮小丹,就是刘冰的反面教材,她为什么这么执着于非丁元英不爱呢?为什么至始至终都那么的信任丁元英呢?

这是值得您思考的问题,圣宫君在这里给您留这个作业,希望您能在天道电视剧中找到那个答案,而且是正确的答案。

好了,今天的分享就到这里,祝您顺利!

最稳固最长久的关系是什么?

通圣宫阅读(74)

在文章能否成事的三个根本条件是什么?说到了君臣民的三层关系,而这里的三层关系还只是事的关系阶段,那如果真要将事办成,事情是不可能自动的有结果的,那还得靠真正的人来执行。

而到人的阶段时,什么人是干具体的活的,什么人是定制规则的,什么人是这些人的爸妈的,这也得搞清楚,否则就会出来乱套的场景。

这也很容易理解,就比如天地万物,天地万物的爹就是至高无上的道,对应到一个国家的爹就是皇帝、主席、总统(称谓不同而已),那对应到一个家庭呢?

就是父亲,如果没有父亲了那就是由母亲来代理,那如果就成就王庙村这件事而言呢?

同样的也得给这个事先找到个爹,否则就变成了一个没爹的孩子。就好比如果没有了道,天地万物就无法生出来,一个国家,如果没有了一个主,那下面的臣民就会乱成一锅粥,哪还会有正常运行社会秩序?

连正常运行都做不到了,又如何谈好的生活及做事呢?

这就好比,一个人的五脏六腑都失调了,人自然就会病怏怏的,一个病怏怏的人又什么能做事呢?

所以,在成就王庙村这事上,丁元英才会以君臣民的三角关系来运行,这也是模仿天地的三角关系,就是天道,也只有这三角关系才是最稳固最长久。

就是当丁元英在王庙村考察实情,与当地的民众(比较关键的人物)聊天得到初步的判断,就是能成就这事的前提条件都具备后,才会有向上升级的可能,这个升级是什么呢?

就是给这个事先找个爹,有了这个爹,才能让下面的那些臣民的秩序得以正常的运行,这就是从事转到人阶段的又一个非常重要的前提,如果这个前提条件不成立,那么在事阶段所做的所以事都将无法运行,都将毫无意义,为什么?

丁元英到王庙村考察回到自己的住所后,他对冯叶俩人说道:二位,想干什么和能干什么是两回事,这要根据条件来决定的,但有一点,现在就可以肯定,这个投资将来无论从哪里来,都有一个投资方的风险控制和资本权利的问题,如果这和你们的期待距离太大,那么我们现在做的所有工作就都将是毫无意义的。

听完丁元英的这个问题后,叶晓明又率先问道:丁哥,您的意思是不是说,投资方需要控股呢?

丁元英回道:投资方最少应该持有51%的股份,以保证投资方在决策权上最大限度的规避投资风险,只有在这个前提下,才有可能给你们股份垫资,或者说借钱给你们入股,这就意味着不管给你们垫资多少,你们的股份总额不会超过49%,我不知道这和你们的期望值到底距离有多大?

听完丁元英这么解释,冯叶对望着笑了笑,冯世杰先说道:还想啥呢,求之不得呢。

接着叶晓明也说道:我也没意见,最起码有奖金有事业了。

听到他们两人敲定后,丁元英继续说道:音响市场我不了解,这两天我先到网上看看,你们把掌握的资料汇总一下给我送来,而股份的事怎么分配,你们商量着拿个主意。

叶晓明回道:好,我那边有不少这方面的资料,我收集一下明天给您送过来。丁哥,天太晚了,您早点休息吧!

至此,就王庙村这趟事终于有了局部的锥形了,实地考察得知水与船具备了,到这里的再给这水与船找个爹也基本敲定了,那这个掌舵人是谁的问题,为什么是那个人而不是那个人的这些问题,圣宫君下回分解。

所以,不管是天地、国家、家庭、某个集体组织还是个人,想要成就一件事情或是其它的什么,如果您想要能稳固而长久的正常运行,就不能脱离君臣民这铁三角关系,否则很快就会崩溃散架。

而反观想让一件事从无到有的成功显现出来,也是有相应路径来一步一步来实现的,就像文中丁元英所说的,这要根据条件来决定的,所以任何事情都不能脱离现实的实际情况,一旦脱离了现实,就真的变成空中阁楼了,那得多危险,更不会成事!

而当如果现实的实际情况不成熟,就这样放弃了吗?

当然不是,任何的事情想要做得成功,并不见得都有现实成熟的条件给您,所以当在某一件事还缺少某个相应的条件时,咱不是就不做这件事了,而是想办法先达成那个条件,然后在条件成熟的前提下,再进行着下一步的工作。

这就是,没有什么就先达成什么,当所有的这些没有都被您解决的,其实那件事情也就即将完成了。

这就是成事的一个路径,而这个路径是由铁三角关系来把控着的,都是一层套着一层。

而在这一点上您想想,平时是如何剥洋葱的,就能很清楚的理解,当您剥到最后,没有可剥的时候,也就是事成之时。

好了,今天的分享到此结束,天道电视剧您看多几遍都不为过,因为如果您能深入的思考其背后的本质,就能改变您自己的生活走向更加的美好,如果只看画面,人物的表演,那还是别看了,纯属浪费时间。

能否成事的三个根本条件是什么?

通圣宫阅读(40)

在还未正式的进行某一件事情之前,如何能从初始阶段就规避掉可能发生的风险,这是每个人都应该引起重视的问题,不要等危险发生了才想到防患于未然的道理并践行,而是践行于未然。

这就是有智慧的人都懂得并践行的一条法则,还有一条就是知道自己的能力所在,坚决不做那些自己能力范围之外的事,为什么?

因为在自己能力范围之外的事,就是自己不能控制的,就容易发生问题,问题一旦发生,就会造成无法估量的损失,而这里的损失是多方面的。

所以,在天道电视剧中的丁元英,不管自己有多高人,内心里非常清楚的知道,世间万事中总有自己力所不及的事,正因为知道这个道理,他才能正视自己的渺小,而不像一些人那样不可一世。

所以才有了凡事得经过自己的实地考察,而不是听别人说什么就信什么,听别人请求什么就满足什么,而是根据现实的实际情况来评定,来计算从而得出与那个梦想之间到底有多少的距离之后,才能得出一个初步的判断,这个愿意能实现的概率有几成?

这就是上篇如何做到事未发前就将可能发生的隐患都消除?文章中说到的,为什么丁元英不选择跟叶冯去饭馆吃饭的真正本质,去饭馆吃饭是吃不出上面的真实判断的。

而去实地考察,又是如何做才能得到自己的想要的答案呢?一件事情想要从零开始到成功,它都需要些什么呢?

在这一点上您只要反观一个家是如何形成的,自然就很容易理解一件事情是如何从零开始到成功的,其必备的条件就是得先有一个场所(如一个根据地),然后是什么?

一个空空如也的根据地有用吗?

显然不行,这个根据地里还得有人,不但要有人,而且还有关键的人,这个关键的人就是能带领这个根据地里的人,就比如一个家庭中,父亲就是这个带领的人。

而在一个根据地里,这里对应的就是领导者,那单有领导者也不行,下面还得有法令制度的传递者,这里对应的就是在王庙村里的那些个体生产户,其会带领自己下面的人进行生产。

这就是一件事情能否成功的必备条件,总的来说就是君臣民三者缺一不可,君对应的就是法令制度的制定者(剧中的丁元英),臣对应的是法令制度的传递与维护者(剧中的冯、叶、刘、欧,再到那些个体户的头),民就是执行者(个人户下面实际干活的那些人)。

所以,当丁元英实地考察,从王庙村的实际情况得出上面的三个根本条件都具备后,才能进行下一步的操作,这一步也非常的重要,是什么呢?

就是民心,就是在王庙村中的那些实际干活的人,是个什么心态?村里人的那些农民内心的真正需求是什么?如果他们都是只知道痛苦,现在有一个能让自己不痛苦的机会时,他们却不愿意拿出实际的行动及决心来改变,那这些人就是没法救的,所以救人先救其心。

而当如果没有了这些实际干活的人,这件事情如果还想在王庙村里建立根据地,那这个要根据地就是空空如也的,因此就不成立了。

而丁元英之所以,叫冯世杰叫村里的那些有代表性的人来喝酒聊天,难道不就是为了了解民心吗?还有在这件事能否成功的也最重的一环,就是得有相应的一些人才,而丁元英咨询他们每人的技术特长难道不是是为了这环吗?

当知道了民心所向,当确定了有可用的人才,这些水才有可能撑起在水上面的那艘船,否则谈何成就王庙村?

所以,当这些水与船都具备的情况下,才能到下一步的起动,就是谁来掌控这只船的航行及方向的问题,而这个是非常重要的,想让一艘飘在海上的船到达既定的目的地,就必须得有一个能够掌舵的人。

就比如在一个家庭里,如果没有了父亲,比如一个世界里,没有了天,或是天里没有了太阳,或是一个人里没有了心,都是一样的道理,那其他的自然就无法通畅的运行了。

所以,在成就王庙村这艘船的掌舵人又是谁呢?为什么是TA呢?为什么不是丁元英呢?有关的这疑问,圣宫君下回分解,敬请期待!

如何做到事未发前就将可能发生的隐患都消除?

通圣宫阅读(42)

圣宫君在上篇文章事情办成与不成都能让对方无话可说的技巧中就有讲到,聪明的有智慧的人不管在做什么事情之前,都会想到两方面以上的后果,从而才产生了提前应对的办法。

从而不会造成被动应对的结局,也就是能将所有有可能发生的隐患都在开始之前就屏蔽掉了,这样就能安心专注的进行行动了,因为人没有了后顾之忧,才会有可能全力以赴。

而只有全力以赴,才会将事情的成功率做到最大的提高,就算结局不如人意,也不会有患得患失的这种无能者心态。

这一点在天道电视剧中有一个片段就足以说明,就是芮小丹在请教丁元英如何让那个冷面诸葛王明阳开口时,当丁元英说出自己的方案之后,芮小丹反问了一句,如果他就是不开口呢?

然后丁元英就回答了,死马当活马医,再糟,死马还能再死一回吗?

这就是在这个事件中,丁元英已经想到了最糟的一面了,所以当自己已经预料到的那个一面真的到来时,自然就不会有大惊小怪或是患得患失的这种心态,反而能坦然面对而不会惊慌失措。

而当冯世杰与叶晓明找丁元英谈的过程中,他又是如何在事情还未开始之前就都将那些所谓的隐患都屏蔽掉了呢?又是如何避轻就重的从实处出发的呢?

这些在他们的谈话之中,和后来在做的事情之中您都能找到答案。

当冯世杰与叶晓明到了丁元英那里后,丁元英就先主动开口道:客套的话咱就不说了,有什么说什么,好吧,请……

听到丁元英这么直白,叶晓明露出笑脸率先回话:丁哥您这么真爽,我们反倒不好意思了,我们俩啊,刚才转了转找了家餐馆,想请丁哥您吃顿饭。

借着叶晓明这趟车冯世杰接着附和道:是是是,丁哥,上次在晓明的店里啊,是我太无礼了,当时我就想请丁哥吃顿饭,可没想到不但没请成,反而白吃了一顿。丁哥,今天无论如何,得给我们哥俩一个面子。

丁元英听到他俩的请求后,回答道:我得知道这档子事的深浅。说完等着他俩的话……

然后叶晓明继续先回道:嗐,丁哥瞧您说哪儿去了,就是啊,我们俩觉得丁哥是个高人,想请您哪,给指条道儿,我跟世杰啊,都喜欢音响,要是能混的话还想在音响方面混。

冯世杰在一旁继续附和道:对对对,丁哥,我的意思芮小姐都知道,想必都跟丁哥说了吧。

听到他俩大概的意图之后,丁元英说道:这样,如果你们不忙的话,我们现在就去王庙村,先四处走走,找几个人喝点酒聊聊天,好不好?

冯世杰与叶晓明同志说道:好好好,行。

叶晓明继续补充道:丁哥您要去那就去吧!

然后在一旁的冯世杰从口袋里掏了手机自言道:那我打个电话让家里准备一下。

丁元英见状对冯世杰说道:就是吃饭喝酒嘛,聊聊天,随便一点,那咱们走啊。

然后,冯世杰的电话也没打成了,直接就回丁元英道:好,走走。

就这样,他们仨人去王庙村了。

为什么丁元英不接受他俩去饭馆吃饭的请求而自己主动要求去王庙村走走呢?

这就是干实事的人都懂得的一个道理,就是上文中说的想到了事情可能会发生的两种可能性,就是失败或是成功,所以在丁元英听到他俩要请自己吃饭时,他就对他俩说了:我得知道这档子事的深浅。为什么这么说呢?

如果丁元英不明青红皂白就答应了他俩的请求而去了餐馆吃饭,之后才将这档子事的深浅告知丁元英,那就有两种可能了……

其一就是他俩说的事是丁元英的能力范围之内,这自然不成问题;

其二就是如果他俩说的事情是超过丁元英的能力范围之外呢?这就是一种隐患,饭已经吃了人家的了,然后事有可能做不了,这对于他俩来说并不是坏事,因为请丁元英办事吃饭是情理之中,成不成也是个礼,可对于丁元英来说,反而是一件坏事了,为什么?

因为,吃了别人的饭,就得礼尚往来,现在是无来,所以在丁元英内心是不好受的,就是欠他俩的人情了,而人世间的情,莫过于此,人情是最难还的债是吧。

所以,丁元英从一开就屏蔽掉了这种隐患,让自己能轻松上场,而想要能轻松有把握的上场,这并不是去餐馆吃饭想出来的,而是什么?

就是毛选里说的从现实出发,没有调查就是没有发言权,圣宫君点到这里,您是不是也感觉到很熟悉呢?

这就是为什么丁元英选择直接去王庙村的真正原因,说白了不是去找人喝酒的,是去实地考察,但去了就避免不了别人的礼待,这才是真正的情理之中的礼,也就是我去调查了考察了才顺便吃了点,这就是做了事才吃的饭,不是人情饭,所以不用还。

因此经过了自己的考察,就知道王庙村有没有那种可以做点事的可能性,如果这种可能性都不存在,那就一开始就别开始了,不能将一个村子的人都往无米之炊之地上赶,这样自己就真的变成罪人了。

所以,有智慧而真想干实事的人,都懂得从实现出发,从现的条件出发,而且是经过自己的考察后才能做出一个判断的,这不是去餐馆或问别人能问出确切答案的。

而丁元英到王庙村去又是如何考察的呢?他又是经过什么所见所闻从而得出有可能做点事的判断呢?

这些疑问圣宫君下回分解,今天的分享就到这里,祝您周末快乐!!!

事情办成与不成都能让对方无话可说的技巧

通圣宫阅读(27)

冯世杰在得到了芮小丹的引荐后,这种失而复得的事,内心的高兴劲自然是不用说的,但实际的问题也出来了,之前求别人给自己指条能让村里的人都能走向阳光大道的路,这本只是一个愿意,一个虚无的梦想,这点在之前的文章关于梦想成真的两大前提里圣宫君就有过描述,有关虚实,无有的关系。

当要到现实来将这个虚幻的梦想实现时,是需要相应的实际行动的,这就是虚转入实的过程,而在这个过程中,也有最重的前提,就是大方向的问题,现在大的方向已经算是有了着落了,但问题又来了,对应在现实生活中的这个方向(就是之前文章里说的次前提)又是什么呢?

而冯世杰正是被这个问题将自己的带入了深深的思考中,从哪方面着手呢?

于是他就想到了一个聪明人,这个人就是自己的音乐发烧友,直接打电话将这个失而复得的消息告诉了叶晓明,所以才有接下来冯世杰与叶晓明及刘冰之间的对话……

叶晓明接到了冯世杰的电话,知道了什么一回事后,回答到:哦,能谈就是好兆头啊,不过这事啊,不能不当真,也不能全当真。

而在一旁的刘冰听到叶晓明说好兆头时,就奇怪的走过来问叶晓明:啥事好兆头?

叶晓明回道:就是你卖他唱片那人啊,约世杰去谈谈。

刘冰说道:哦,他都穷到卖唱片了,还能有什么实力,他可没少往我唱片店里送唱片!我怎么没看出他是个人物?

听到刘冰这么一说,叶晓明点点头有点轻蔑的回答道:你实在呀,除了钱哪,你看什么都没价值。

听到叶晓明这么一番嘲讽,刘冰也只能呵呵的笑而不语的继续干活去了……

当冯世杰来到叶晓明的雅风音响店后,就问起了在自己身边的叶晓明来:这依你看,我见了人家该说点什么呀?我这心里可真没个谱儿!

当到冯世杰这么一说,叶晓明有些不相信的对冯世杰说道:我说你真糊涂还是装糊涂啊,这发烧友的心是想通的,音响爱好搭台,招商引资唱戏,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咱以诚相待啊!

冯世杰快速的反问道:我还不知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可咱总得有个想法吧,要是让你到王庙村帮着农民种地,你去吗?

叶晓明回道:咱们还是搞音响啊,咱毕竟爱好这个嘛,是吧!他怎么问你啊,你就如实回答他,咱要是有钱有势还用打他主意呀?

听到叶晓明的一番主意后,这时候冯世杰内心才有些踏实的说道:这事我刚才琢磨了一下,我觉得最好还是咱俩一块儿去。

叶晓明在一边急着回道:别呀,人家是约你又没约我,我去算什么呀?

冯世杰点完烟回道:丁先生是什么人你比我清楚,这个时候再扭扭捏捏的,你觉得有意思吗?再说了,我一个人去呀容易冷场,有你在,这事成不成的,以后都没啥可说的。

听到冯世杰这么一分析,叶晓明回道:行,那咱就晚点去,请丁先生吃顿饭,咱成不成的也是个礼嘛。

就这样,叶晓明愿意跟冯世杰一起去跟丁元英谈了,于是芮小丹要求的这份神话礼物也就开始现形了。

当冯世杰收到芮小丹的字条后,他就一直在自己的房间里思考着,难道他就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吗?这个次前提的方向真的就没想出来吗?

如果想出来了,为什么还要过去请教叶晓明呢?

这就是冯世杰的高明之处,其实他哪里想不到自己要搞音响呢,只是在他的内心里,还暗藏着另一层意思,这个意思就是……

在这一趟车上,不能将像叶晓明这么一个聪明人干放着,得从一开始就拉着他一起在这趟车上,再说如果有这样的机会而自己一个人独享,那是不现实的。

因为,后面叶晓明他们肯定知道这事情,所以到时冯世杰就左右不是人啦,冯世杰肯定不是这样的人,这里只是一种假设,如果在面对这种的机会,您有那样的心思,就会有那样的结果,所以得慎行。

于是,冯世杰才第一时间给叶晓明电话,并将自己内心的答案隐而不出,以请教叶晓明的方式来找他,这个只是能请其入瓮的一个工具,就是一条能通往最终目的了道路,真正的目的是要让叶晓明从一开始就要参与到这趟车的点滴工作中来,为什么这样呢?

这首先就是责任的问题,为什么是责任的问题?

因为从上面冯世杰与叶晓明的对话就可以知道,当叶晓明知道这么一回事后,如果冯世杰自己一个人去找丁元英谈,如果事情都谈好了,成功了,自然叶晓明没什么话好说。

但如果事情谈崩了呢,这时候冯世杰再如何解释再有十张嘴也说不清了不是吗?

所以,如果叶晓明跟着自己一起去谈,成与不成自然就都没啥可说了,因为双方都在场,双方都有责任,谁也无法将责任推卸给别人。

这就是一个有智慧的人每当碰到事情时,总能从两方面甚至更多方面来思考,自然结局就更能可控,而不是当问题来了才懂得思考去解决,这就是治事治于未事之道。

反观在天道电视剧中的很多片段,如果您有认真的看并思考,就知道这种能提前预防的不管事情办成与不成的,结果都能让对方无话可说的道。

这就是咱能直接在现实生活中使用的道,想想这能让您避免的多少的麻烦,多少不必要的口舌之争,而这些只是因为您在事情开始之前就懂得了给对方打了预防针而已。

所以,真正有智慧的人都懂得治于未病,治于未乱之道并一直在践行着,请问这样的人还有病有乱之象吗?

所以,这种道理是不是能用在治人,治家,治国,治物上呢?

道理都是相通的,既然是相通的,那么自然就能运用到不同的层面,不同的事物上面,自然也有一样的效果,这就叫做能融会贯通,这才能叫做真通!真懂!

而当冯世杰与叶晓明到了丁元英那里后,跟丁元英说了什么呢?丁元英真的愿意接受他们的邀请而去吃饭再谈事情吗?

等等这些问题,咱下回分解,今天的分享就到这里,这是踏青最好的时节加上是周末,圣宫君建议您多陪自己的家人出去走走,散散步……

关于梦想成真的两大前提

通圣宫阅读(35)

芮小丹所谓的那个神话的礼物得到丁元英最终敲定了之后,心里有谱了,她才去告诉给了冯世杰,这个心里装着自己村里人未来能走向美好生活的人,也正是因为这个关键的人物,天道电视剧里的所有角色,才能各得其所,各得所欲。

这就是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的魅力,世间的任何事情总逃脱不了这个天道设定的法则,尽管天不言地不语,但总有一样冥冥之中的法则存在着,而在这件事情来看,您想想冯世杰这个为村里人能走向美好生活的事情通道不就是一个梦想或是希望吗?

而梦想与希望是您能看得到摸得着的吗?这不是无吗?

正因为它是无的,所以才可以将那些有的都能为这个无所用,这就是圣宫君之前说的有无之妙用

但值得提醒的是,这里的无并不是什么都没有哦,这个无本身也是一种有,只是这种有是虚的,比如冯世杰的这个愿望在未实现之前,就是属于虚无的状态。

所以,才能够应那些无穷的实,这就是虚应实,无应有。

回到上文中来,当冯世杰得知之前向芮小丹的冒昧之请现在有了曙光后,内心的高兴自然无法用言语就足以表明,但当他沉静下来之后,不得不深入的思考起来,望着那张芮小丹给自己去找丁元英细谈的地址发呆着,冯世杰到底在思考着什么呢?

人就是这样,在没有确实的行动之前,感觉事情做起来总是那么的简单,可真要到实现生活中践行时,反而变得不知所措起来,这就是梦想与现实的差距。

而想要将这个差距缩短为零,这个是需要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前提的,这个前提是什么呢?

这就是冯世杰为什么望着那张纸发呆的原因,他需要想清楚这个前提,如果连个前提都没有,那其他的行动都将意义……

这个前提就是一个正确的方向,如果连自己要去哪里都不确定,任您开着车走多久或开飞机飞多久,任您是神仙也不可能到达目的地的。

所以梦想是需要靠现实的践行(实际的行动)来实现的,但如果没有梦想,那也就没有践行这回事了,所以,梦想是个大前提,而当要实现这个大前提,又得需要一个次前提,就是需要有一个正确的方向,这个另一种说法就是定位(网络赚钱常用的术语)。

反观现实中的很多人,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儿,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喜欢什么,看别人做什么也做什么,结果不失败天理难容。

所以,当冯世杰想清楚了这个正确的方向之后,他才会有下一步的行动,就是去找丁元英详细的谋划……而他就这样自己一个人去吗?

当然不是,因此才有了其他角色的入场,刘冰和叶晓明,他们之间都是音乐爱好者,就是剧里说的发烧友!

叶晓明,是一个能从一些表象来推断出其内在的实际情况的聪明人,这一点在之前的文章那些笨头笨脑的却总能办成事的一个笨秘籍?里,就有说明为什么叶晓明能那么聪明的原因!

刘冰,就是一个小人物的角色,眼里只能看到表象,一直梦想着能过上上流社会的生活,在这篇如何用最微小的代价,长期获取超千万倍的回报?中,您就能体味出这个种小人物的一些典型的特色!

他们俩个在天道电视剧中的结局,都非常让人感到可惜,只差那么一步就能登巅的人,只能用一个非常经典的一句话来总结吧: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

所以,人不怕聪明,最怕的就是自以为聪明!

而冯世杰从头到尾都是那种不显山不露的,看起来笨笨的,但却能成就一个王庙村,凭什么?

不是凭他的笨他的虚他的无吗?!

而这一点在他去找丁元英细谈的过程中,如何将叶晓明也拉着一起去的?他们的那个次前提又是什么的?在这点上就能看得出冯世杰用人之高明而且能做到滴水漏的境界……

有关他们去找丁元英细谈的过程咱下回分解,今天的分享到此结束,只希望您别丢失了梦想,因为它才是您实现的起源,有了这个起源之后还要记得把握那个次前提,否则只能活在梦里了……

有无之妙用

通圣宫阅读(44)

在昨天的文章里让对方能快速心悦臣服之臣服术讲了芮小丹为什么故意表演出失落到获得到赞扬丁元英的原因,就是为了能够把握着对方的心理,让对方在最内心感觉到最舒适最开心的时间向对方提出一个请求,只有在这种情况下,对方才会爽快的应答,但这并不是100%的就能成功,至少成功率会比较高。

试想,如果一个人在心情很差的情况下,你不知道还去麻烦别人,这种情况下是很难得到别人的帮忙的,所以有智慧的人都非常懂得把握时机,而有更高智慧的人则能制造出时机,就是造势,芮小丹故意表演给丁元英看就一种造势,把最好的时机制造出来,而后把握到来的时机,而且表演得非常的完美,自然就能很容易的得到别人的答应。

然而别人的答应只能是第一步,要把事情做成,还得需要一系列的过程,所以芮小丹在得到丁元英的口头答应后,才直接开车带着丁元英去了那个地方,丁元英从未去的地方,所以自然的就会问芮小丹这是带他去哪里?而芮小丹为什么没有直接告诉他去王庙村呢?

因为,如果直接告诉他了,那对于丁元英来说,既然都已经有答案了,对于那个事情就提不起兴趣了,这就是人的求知欲,生就带来的东西,就是人的本性,所以就会想还要去那里干嘛?

所以,这就是芮小丹的另一个招数,故意在丁元英的心里留下来一个疑点或是缺口,就像她故意在丁元英面前表演出事情失败的场景一样,丁元英自然就会对事情的结果有了疑心,到底是失败了还是成功了呢?

所以才会对这个结果感兴趣,而这个结果的败或成只有芮小丹知道,所以丁元英才会间接的被芮小丹所控制着,就像丁元英问芮小丹这是带他去哪里一样,正因为芮小丹不告诉他,所以为了知道确切的答案,只能跟着芮小丹走……

这就是像您看电视剧或电影一样,当到每一集的结尾时,总会给您留下一个疑点或是没有过程的结果,于是您为了知道那个疑点或是那个结果的过程,就只能继续的一集一集的观看下去,直到把整部电视剧看完,但最让人气愤的是,有的电视剧看完了,它还是没有给您完整的答案,于是让您总是对它念念不忘……

您想想是不是这样,就是这样的一个思路,所以丁元英一直被芮小丹牵着鼻子走,就像鱼儿只要咬了勾,就休想再自由自在一样。

所以,如果您不想被别人所控制,从一开始您就得独善其身,不去咬别人故意丢给您的任何勾子,否则就只能像您手中所握的杯子一样,双方都互相抑制着彼此。

丁元英再一次被芮小丹牵着到了能看到王庙村的小土坡上之后,她才将自己内心的请求含蓄的向丁元英提出来,为什么要含蓄呢?

还是为了能继续的牵引着丁元英走,就是那句:这就是我跟你要的礼物,在这儿给我写个神话!

请问您知道什么是神话吗?所以丁元英才会疑惑的继续问了芮小丹,于是才有了更加深入的解答,而这个解答又是芮小丹在指引着丁元英进入局里,其实就是她在指点着丁元英,她的这个神话是什么?

所以,丁元英一直在被她牵引着而无法左右,而且所谓的神话并不是一个确切的东西,这个神话无形开状只可意会,这又是她的高明之处了,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一般人的所谓礼物都是可知有形可见可具体的描述,既然是这样,那么这个礼物就是死的了,也就是只有一种可能了,那试问都只有一种可能了还是神话吗?

所以,这不是普通的礼物,而且她自己也描述了一种可能,就是如果把几十万块都挨家挨户都发了,我自己去做就行了,不必劳你大驾。

这背后最是在指引着丁元英,暗指着丁元英您可不是普通人,只有当您是一个神话的时候,才有可以创造出另一个神话,同时还暗藏着赞扬和鼓励丁元英的高明赞扬法,就是不说明了的话,而是让您自己去感受并能感悟到背后的意思,这就是高明的赞扬和鼓励手法,在这一点上,您可以想想平时您是如何的赞扬和鼓励您的孩子与另一半的?

在芮小丹解释她所谓的神话之后,丁元英觉得芮小丹可不是一般人,能有如此高的觉悟,才会自然而然的真心的一再赞扬着芮小丹,并将其深情的抱在怀里,温存倍至!

至此,芮小丹终于得到了丁元英的确切答应,这就是芮小丹请求丁元英送给她一个神话的全过程,您能从中读到了什么?看到了什么?思考到了什么?

如果看完就完了,那就真的完了,因为您什么也没得到,就是白看了,为什么?

因为您没有思考,没有思考背后文字、画面背后的那些看不见的东西,而之所以有文字与画面,本质的根本都是由那些背后看不见的摸不着的东西所演化而出的,就像上面芮小丹说的神话一样,您能看得见吗?您能摸得着吗?

如果能看得见摸得着的,那只能是物的层面,因为只有物才有形有状可见,而也正是一个物件,自然也就被限定了,因为一个物件不可能同时是两个或是以上的不同的物件,如果是这样的,那就是妖异化了,也就是不正常的。

所以,芮小丹的神话不是一个被限定的直接物件,也正是这个根本的原因,才使得丁元英不能再拿一个被限定的物件送给她,因为这不符合她所谓的那个神话,她的神话是超越物的层面的。

这就如车辐与车毂的关系,也就是道德经里:三十辐共一毂。当其无、有车之用。埏埴以为器。当其无、有器之用。凿户牖以为室。当其无、有室之用。故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的道理。

正因为,芮小丹这个神话是无,才有丁元英的有之用,反之丁元英的有之用就不得其用了,就比如一个杯子还是空着的时候,是不是它就有无限的可能性呢?

是的,这样它可以是一个水杯,也可以是一个茶杯,也可以是一个沙杯,等等随便您能想到的,能放到杯子里就行,装上什么它就变成什么对吧!

所以,这就是无的妙用,也正因为它是无,所以才有了无限性,如果已经有了,那就是唯一性了,这就是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之道。

就是有的总被无的所用,这一点反观天道电视剧中的丁元英与冯世杰,正因为冯世杰什么也没有,才能将那么多人的有为己用,而上文中芮小丹的神话又何尝不是这个道理呢?

这只是在人事上的有无之用,而更高层面的有无之用比如天地,假如天地本身就是实的,也就是像一块石头一样里面是实心的,那还能有万物吗?

正因为天地什么都没有,所以才能有万物,正因为天地不占有万物,所以才能成其天地,正因为天地无天地,所以天地才能长生,因为天地根本上就没有生,连生都没有何来死?

所以,这才是无之大用,有之小用,因为有永远被无所用!

温馨提醒,这里的无并不是指一个无能什么也不懂的人,反而会令那些聪明的有技术的人为其所用哦,是另外的一种无之用!

好了,今天的分享到这里结束,希望您能品出其无之大用,而能让其所有为您所用,练就到草木人皆兵的境界,试问您还有何事不能成!

让对方能快速心悦臣服之臣服术

通圣宫阅读(64)

芮小丹下班后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独自一个人去了河边散步,事实也不是为了去散步,而是对于丁元英这个人有了解不开的结,所以特别需要自己一个人独自安静空间和思考,而能让人有清静的地方真的是太少了,因此才会选择远离了城镇,就像丁元英一样远离了市区,而选择到一个小县城里清静是一样的道理。

只有清静的环境,才能够让一个人回归自我,不受外界的声色欲望所引诱而出神,一个人如果连神都丢了,又何谈能思考,连思考不能思考,又如何能将丁元英为什么那么神的原因能了然于胸?

所以,当芮小丹思考出了结果之后,自然就有下一步的行动,这个行动就是不能让这么一个高人干闲着,得给他找点事做,于是自然就想到了冯世杰之前对自己的冒昧之请……

因而也就有了芮小丹特意在丁元英的面前制造了失落感,并且在与丁元英的对话中,展现出了另类的夸赞别人的手法,能让对方心里有说不出的自豪与温暖感,加上情绪的上下波动,自然而然不知不觉的就被臣服了……

芮小丹从欧阳雪那里开回那辆破旧的车到了丁元英的楼下,下车后靠在车门上闷闷不乐,紧绷着脸,一脸的失落,盯着从门口走向自己的丁元英,一声不吭……

丁元英见状,走进芮小丹,四目相对足有4秒,也没听到芮小丹吱一声或是露出不一样的表情,于是得出了自己的一个判断,是为什么事令她如此闷闷不乐呢?

所以只能自己先打破了这个场景,对芮小丹说道:失败是常事,是我判断上的错误,不是你的错。

听到丁元英说完后,芮小丹还是闷闷不乐的表情只是望丁元英,也足有4秒,还是一声不吭,随后转身打开了车门,自己上了车,也没叫丁元英上车,之后丁元英只得自己立马走到另一边上了车,等丁元英上完车。

芮小丹并没有马上开车,而是还带着刚才一样紧绷的脸,一直而无表情的望着前方,丁元英只微微转头观察着芮小丹,这种有点尴尬的场面足足又过了4秒,之后芮小丹才突然将头转向对着丁元英问到:元英,你是魔,是极品混混。

听到芮小丹这么一说后,丁元英刚刚那颗不明所以的心释然了,也就是这么一下子知道真相了,于是才露出了笑脸答芮小丹道:你要是真把这事看玄了,那就当真会出魔了。

芮小丹这时才露出了轻松自然的表情自言道:神是道,道法自然,如来。停顿了一会后继续道:这些连我自己都没明白的东西,居然把王明阳给蒙住了,你不止是会扒拉铜版,还会扒拉灵魂,我现在才知道,你离我有多远!

听到芮小丹这么一番真心话,丁元英一直将自己的头故意的伸向一边,内心有些得意的样子,然后又对芮小丹说道:今天你既说到了魔,我就跟你说句鬼话,你不知道你,所以你是你,如果你知道了你,你就不是你了。

芮小丹快速的分析道:既然是知道就不是,那就是不可知,无须知了。

接着马上继续问题道:元英,我可以跟你要个礼物吗?

丁元英反问道:是我能做得到的吗?

芮小丹说道:那点事只要你想,你就能!

丁元英回道:那就没有问题呀!

至此,芮小丹得到了自己的想要的答案后,才开了车,载着丁元英去了一个丁元英从来都不知道的地方,丁元英一路上所看到的都极陌生……

于是问芮小丹道:这是去哪儿呀?

芮小丹这时满脸笑容的回答道:到了你就知道了!

然后继续开自己的车,过了一会儿到了该到的地方,停车下车,带着丁元英来到路边,丁元英于是好奇的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这时芮小丹才伸出自己的右手指向前方,回答丁元英的问题道:这个村叫王庙村,是冯世杰的老家,有一百多户人家,是这个贫困县里最贫困的村子,这就是我跟你要的礼物,在这儿给我写个神话!

说完转头盯着丁元英看,等待着那个答案,于是丁元英又摆着不明所以的头望着芮小丹又问题道:神话?

然后芮小丹摆正自己的头解释道:古城是留不住你的,我也没有奢望天长地久,你给我留个念想,让我知道,你曾经这样爱过我。

听完芮小丹所谓的神话后,丁元英自然能明白,对芮小丹说道:金银珠宝是不足以点缀你这样的女人的!

听到丁元英这么直接的夸赞了自己,于是有点得意的笑着回丁元英道:我没这么尊贵,我还没有清高到可以不谈钱,所以我努力工作能养活自己,如果你真是扔块馒头就行,我连你也养活了。

丁元英继续说道:世界原本就没什么神话,所谓神话不过是常人的思维所不易理解的平常事,人的神才对人起作用,神的神,还神吗?

听完丁元英的神,于是丁元英反问道:但是,如果把几十万块都挨家挨户都发了,我自己去做就行了,不必劳你大驾,按你的逻辑,王庙村这么穷,应该是文化属性的必然产物,但是如果一个神话改变了这里,那你就得告诉我,这又该是什么文化属性?

听到芮小丹这么一深入的解说,丁元英默默的慢慢的靠近芮小丹,将她拥入怀里,久久不动,然后右手拍拍芮小丹的右肩说道:聪明如你的女人不多,奢华如你的女人也不多,谢谢你这么在乎我。

芮小丹回道:我就是在乎你,这事往最坏里说,也能把你多留些日子。

芮小丹说完,俩人还是抱着,过了大概3秒,丁元英突然又拍了拍芮小丹的右肩问道:收了人家多少好处?

听到这么一问,芮小丹才从那温柔的一抱中将身体抽离,诡秘的笑着回丁元英道:一袋花生一袋苹果,还吃了人家一顿饭,但是我没有这个觉悟,谁都别往这上面贴金,如果你有这个觉悟,那就另当别论了。

听到芮小丹这么说完,丁元英收起了笑脸摆出了坚定而认真的表情回道:行,先了解了解情况。

当芮小丹听到了答案,再次拖着丁元英的右手,一起转向王庙村的方向说道:今天是历史,这条河堤就是见证。

就从这一刻开始,让芮小丹没想到的是,这份礼物会掀起那么大的巨浪,以致于要了两条人命,还引发了全国人的强烈反响,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这样的结果呢?难道不就是一份让那些穷苦的百姓走向阳光大道而已吗?

如果您在看完天道电视剧后,也是这么的想,那真的白看了,说明您还属于看山还是山的阶段,没把这份礼物看透。

其实在芮小丹与丁元英解释这是一份怎样的礼物时,丁元英在心里就知道这是一份极特殊的闻所未闻的礼物,不是一般的人能想得到的,所以才会破天荒的一直在真心的赞扬芮小丹。

因为芮小丹的思维高度已经不是一般的高,而是比一般人高出几个格位的高,才会想到索求这样的一份明面上是给自己的礼物,其实背地里是在拿自己现有的资源发挥如极致的效用,以能抚慰天下的苍生。

这就是借别人的手,来成就苍生的梦想,本质上跟自己的利益没一点关系,只不过是自己像个太阳一样提供给那些人最需要的阳光罢了,而且事实上自己并没有做什么,这就像一个古代的帝皇一样,只需要坐在皇位上,给那些大臣们指明一条大道。

是一条能通往阳光大道的大道,然后大臣们就能自然而然的在这条大道上走向美好,走向幸福,然而至于这样的结果,您能说是那些大臣们的功劳吗?

确切的说,真正的功臣不是那些大臣们的,而是这个好像什么也不做的帝皇,为什么呢?

因为像芮小丹一样,如果在原始上没有那么一个与众不同的礼物,后面的事情就不可能发生,如果连一件事情都没有,那么那些所谓大臣(能人异士)的能力何以有用?

所以,那些有用的之所以能用,都是建立在这个无有用的大道之上的,就像芮小丹索求的礼物一样,它并非一个物件,能看得到的,如果能看得到的,自然只要人理论上都可以办得到,所以芮小丹才说,如果把几十万块都挨家挨户都发了,我自己去做就行了,不必劳你大驾。

这也就是本与末的关系,在之前的文章本末与内外的秘密里就有过本末之辨,这里不再发散。

简单的理解就是本才您的主,而行动才是您的臣,自然主才是您最重要的根本,就像先有天地,万物才得以生一样的道理。

所以,如果您想有生,有变,那就先做个有主的人吧,这个主就像芮小丹一样做个有梦想的人,而且梦想是超越现实的,否则也是飞不起来,飞不起来的梦想,就不可能实现超越。

所以您得了解它们之间的迭代关系,就像芮小丹一样,她为什么要思考?为什么要这个礼物而非世俗的那些礼物?

这是由一个人的层级来决定的,一个只围在物质层级里打转的人,不可能有超越物质层面梦想,为什么呢?

这就犹如您让一个只有一米高的孩子去扣蓝一样,您说孩子能做得到吗?

所以,这就是脱离的现实,是不可能有结果的,因为条件不具备,差得太远了,如果条件差不多,可以努力努力还能做出结果,但现在是完全脱离了……

因此,在冯世杰起初向芮小丹有冒昧之请时,芮小丹只能直接的拒绝了,为什么呢?

因为条件不具备,也就是自己身边的这个丁元英是否有真正的实力还不能得到肯定,所以自然就会拒绝,这就是有智慧的人都这么干的,自己还未有十足把握的事就不能答应别人的请求,否则就是一种不负责任的人,也算不上是一个真有智慧的人。

在这点上,上文中芮小丹问丁元英要个礼物时,从丁元英的反问中您就知道,他们自然都有如出一辙的玄机。

而芮小丹根据丁元英的指点,明明是把事情办成了,也就是终于能让王明阳开口并认罪了,这可是一件大事,本是一件值得开心与兴奋的事,更应该第一时间就告诉给丁元英,也让丁元英高兴才对,但为什么她却表演出闷闷不乐像是事情失败的样子呢?

如果您能深入的思考这背后的玄机,通透背后的道理,那到现实生活中,不管您面对的是什么人,您也能自然的而然的能快速的捕获对方的心,既然对方的心您都能捕获,那其他的行为自然就不成问题了,因为人的行为都由人的心神来支配的,所以您懂的……

如果您有认真的看过圣宫君之前的文章醒着催眠最有效沟通技巧是?就会知道,芮小丹这一次运用的手法本质上与韩楚风对怂时,如何瞬间就臣服的对方的那个药方是一样的,这次在面对丁元英时,只是换了汤而已。

其本质上就是要让对方的情绪有上下的波动,起伏越大,越能更快的臣服对方,从上面芮小丹在丁元英面前的表演中您就可以知道,在丁元英提供给芮小丹审讯王明阳的文稿时,自然有十足的把握,他才会提供给芮小丹,如果在自己有十足把握的事情上,有了符合自己预期的结果,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对吧,那问题来了……

这么正常不过的事情,对于一个本身就能预料到的结果,还会感觉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这就好比芮小丹第一次听到那个天国的声音,她才会那么的感觉到特别,如果这个声音之前她一直都在听了,请问她还会感觉到那么特别吗?

显然不会,因为人的本性是同样的事情只要在自己的身上发生或是见过两次以上,自然那事情的特别之处就会递减了。

所以,芮小丹才会选择给丁元英来个当头一棒,让他感觉到自己再神也有失算的时候,这就会在丁元英的心里起到了一个落差的,然后接着就是给这个落差再来一波冲击,让这个凹下去的波又往上凸,也就是让对方的心里有如海浪般起伏波动着,一上一下的。

当您能有让别人的心里有起伏的海浪一波接着一波不间断,那别人的心思就只能随着您的波纹一波一波的顺着到某一个您指定的地方,就是波纹回归平静的地方,这就是影响一个人情绪最好的手法。

而芮小丹正是暗通此道,面对丁元英这样的高人,同样也能被她的局而左右,就足以说明它的威力!

而当丁元英上车后,为了不能让这样的第一波延续下去,如果只有一波持续的往下,而没有将另一波往上的力推动着,那就不算是波浪了,而且时间还要控制得刚刚好,不然就会容易出现冷场与尴尬,所以上车后还继续表演上一会儿后,就接着另一波往上的推动开始了……

于是,她率先开口,非常认真的用反面的词来夸赞了一把丁元英:元英,你是魔,是极品混混。

这就是一下一上的完美体现,而且其中的过度时间掌握得非常准确,于是一下子场面就又回归了平时有说有谈的自然状态,而丁元英一听到她那么一用词,内心是极度舒服的,这就是用反面的词来夸赞人的另种手法,本身就是负了,再来更负的,那就是正了,这就是这个意思。

而这样的正才是不是正都不行的那种,就是至正,哈哈,不知道这样说您能否理解?

例如您平时听到有人对您说,您这人好坏,真的是坏透了,坏得不得不令所以人都不知不觉的喜欢上了你……

您慢慢品上面的表达,现在有感觉了吗?

就是这种意思,就是用负面的反而更能体现正面的东西,这也是一个人的思维习惯,因为如果没有坏的,根本就无法判定好的,只有它们同时存在才有意义,而且当一个更甚的时候,反之另一个也才有更甚的体现,就好比芮小丹越是用极端反而的词,越能体现丁元英的神,就是这个意思。

所以,在经过了芮小丹给自己的制造的波浪后,丁元英的话匣子一下子被激活了,为什么一下子被激活了?

因为从失落到获得这么一波的情绪推动着自己,所以这时候丁元英是由自主的有些得意的,内心更是开心,而人在开心的时候最容易忘形,也最容易接受别人的请求,这也是为什么中国人喜欢在饭桌上谈生意的道理,懂得的人自会知道其中的奥妙。那到这里芮小丹就停下推动了吗?

并没有,因为这波获得的推动时间还太短,得延伸下去,达到一样的涨度,也就是火候一定要够,才能足透,只有在足透了之后,才可以收,有收才有藏。

所以,芮小丹继续的给丁元英加油添醋,说丁元英不但会扒拉铜版,还会扒拉灵魂,更加深入的让丁元英得意,就这么两到三次的叠加后,在丁元英最开心最内心极度舒服的时候,突然开始对丁元英下手摘下那个果实了,看丁元英能不能让她摘?

于是她问了:元英,我可以跟你要个礼物吗?

至此,所以的准备与实践的步骤都展示完毕,自然的做为一个非常机敏的丁元英来说,也不可能随便的给别人肯定的答复,因为在事情的深浅没弄清楚自己有没把握之前,是坚决不能随便答应别人的要求的。

所以才反问回了芮小丹,以能大致的了解是否是属于自己能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如果是自己力所能及的,自然就没问题,这就是在答应别人之前还给对方打了预防针,等于是告诉对方,如果您提的要求超越了自己的能力,现在虽然答应了您,那结果自然也是成不了的,这样的话您也不能怪我,大致就这个意思。

所以,理解透了他俩之间对话后背的道路,那在实现的生活中,您就不会随便的说大话,同时还懂得在答应别人的同时,还要留给自己退路,否则如果事情没办好,就是您自己的过错了。

这点在芮小丹主动帮提出帮丁元英找新房子时,就使用过,当时她是这样给丁元英打预防针的:只是,如果没找到合适的,只希望您也别介意!

这就是懂得提前给别人打预防针,因为天下的事物一直都在变化,谁也不能真正的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既然是无法100%的预知,那就有可能发生意外,所以才需要提前预防。

这就是那些有智慧的人都懂得的道理,于是才有了对应的给自己能最大限度的趋利避害的准备。

至于芮小丹收到丁元英的那个果实后,会如何使用这个果实,她要这个果实的目的是什么等等咱在下一篇文章里剧透,敬请下回分解……

好了,今天的分享就到这里,如果您有亲眼看过天道电视剧或是原著,对于这样的解说自然更能深刻的理解,我们看书、看电影、学习的最终目的都是为了能让自己带来某些启迪,从而从改变自己,最终能将自己的生活过得越来越美好,否则为什么花那么多的时间来学,来看呢?

所以,您一定要记住,您学习的最终目的是什么,否则学来学去,看来看去,您依然还是原来的那个旧自己,不可能焕然一新!

本末与内外的秘密

通圣宫阅读(54)

芮小丹在去跟欧阳雪拿车的时候,于是就随便的聊了起来,有关他俩是怎样面对外物与自身的内在,这之前的文章找回迷失的自己里就有说明,芮小丹为了追求自己内心的渴求,她花上自己大量的金钱与精力,还有宁可不计被单位处罚的后果,只为了得到那个能纯化自己的天国之音,这是在自己还没有的时候就懂得竭尽所有去丰盈自己的内在,那到了她有的时候又如何做呢?

在与欧阳雪的对话中,欧阳雪表明如在股票上赚到了钱就会换新车,而芮小丹却选择继续用她那部破旧的车,这是在芮小丹也有钱的情况的两人的不同追求,这并不是之前还没有条件的芮小丹,但既然现在已经有足够的条件可以让自己的外在显得更加的丰盈了,为什么芮小丹还选择那些在别人看来是病态的外在生活呢?比如她明明有一部新的宝马,虽然不是她名下的,但随时都可以用,她又不去用,为什么呢?

还有一个在外人看来也更恐怖的对话,在丁元英接受了芮小丹之后,再到借助丁元英的文化属性能让臣服王明阳之后,而在这期间,芮小丹与丁元英在一起的时间才算是刚开始,可在与欧阳雪的谈话中,芮小丹就已经想到了随时都会有与丁元英分手的时候,还预测到了丁元英不可能长期的留在古城,所以才会想到要跟丁元英给她留个神话,以作念想,这在别人看来是不是也是一种病态?

谈恋爱难道不是为了能一直在一起嘛?如果还在谈着恋爱的时候就想要分手,又何必去谈呢?

所以,这在一般人的眼里,就是一种病态,但在芮小丹的心里,她非常的清楚,自己为什么要谈,要爱,她知道自己该要什么,该不要什么,该留什么,该丢什么?

所以她自然就能在事情还未发生之前就能预测得到,既然预测到了,自然就有心理准备及应对的办法,之后如果真的发生与自己之前预测一样的事情,这种情况下自然就能坦然的面对,也有成熟的应对方案,就不会令自己如锅上的蚂蚁一样惊慌失措,反之什么人在面对事情时,会惊慌失措呢?

就是那些对于未来有可能发生的事情从来都没有想过更没准备过的人,到事情已经发生在自己身上了,才会去想如何应对和找解决方案,这对于一些有真本事的人来说,还是可以轻松的应对的,但对于那些没有真本事的人,而且发生的是大事件,试问有几个人能泰然处之?

那反过来如果有真本事的人,就像芮小丹那样,她就不会不提前的想到那些未来极有可能发生的事,她总能想到并且能做到未雨绸缪,这一点在天道电视剧中的丁元英在筹办王庙村的事情时就非常的常见,这就是一个有真本事的人都有的共同特征,他们都有未卜先知的能力,为什么那些能人高人都有这种能力呢?

因为他们都知道世间万事万物,无不由阴阳交午而成,既然是阴阳,就有正有反,有好有坏,有升有降,有生有死,有合有分……

所以,他们自然能在事物还在有合的时候,就自然的能想到了分,这就如上文中说的芮小丹的做法,之后自然就能做到了还未达到分之前就有了应对的方法方案,再真的到分的时候,自然就能坦然面对。

这就像股票的买卖一样,一支健康的股票不可能一直在涨,也不可能一直在跌,所以在涨的时候,有本事的人就能想到跌的时候,所以就能有应对跌时有可能带来的风险,自然就有对应的方法方案。

所以,在面对世事的时候,自然就能做到最大限度的趋利避害,能做到乘着阴阳的不断变化顺利的达到自己想到达到的目的地,这就叫做随顺自然!

因为阴阳或升或降是不会随着人的意志而被左右的,只有世间万物被其左右,如果您不喜欢顺着它来为人处事,那最终吃亏的自然就是您自己。

所以,在天道电视剧中的芮小丹或是丁元英或是冯世杰或是欧阳雪或是肖亚文,无不都懂得顺着来成事的,这就是所谓的顺之者昌,逆之者亡的道理。

这个之指的是什么呢?就是自然,自然就是神,神就是道。

那什么就是自然呢?就是自己本来的样子,事物本来的样子,就是顺着本来的样子,这个本来的样子对于人来说,就是人的本性,就好比芮小丹经过分析得出丁元英这个人的本性是古城不可能留得住他,所以芮小丹只能顺着丁元英的本性一开始就有分开的思想准备,或是跟随着丁元英去该去的地方,或是其他的……

这就是随顺人的本性,所以自己不会受到伤害,那反之呢,为了绑定丁元英在古城,自然就违背的丁元英的本性,自然就会自己受到伤害或是双方都会受到伤害,这就是逆之者亡。

而想要了然一个人或是一个事物的本性,并不是外在的物件能够帮着得到的,而是您的思维能站到比那个人或事物更高的层级来思考分析得出的,否则都是在亡羊补牢的做法。

正因为芮小丹深知这个道理,所以在别人有钱有势时都在追求外面的世界时,她都能不为所动,因为她知道这些外在的东西无法撑起自己内在的追求,更换不来自己内在的需求,而当一个人内在的层级变高了,能看透了人和事物的本性时,那些外在的东西自然就能来到您的身上。

这就是芮小丹知道自己的所求与所不求,所求的就是根本,当这个根本自己具备了,那些所不求的自然就能都不求而自有了,这就是懂得本与未的关系。

自然的正常人就会懂得舍未求本,反观很多人都不懂得自己真正需要什么,不需要什么,所以结果就是事倍功半!

所以,别再追求那些无谓的外在世界了,再多的外在如果自己内在是空的,只会把自己压得粉碎,只有自己内在变实了,才能撑起外在的世界!

找回迷失的自己

通圣宫阅读(62)

芮小丹在与丁元英在一起的时候,为了不着相,而活成了另外的一个芮小丹,这一点从她与丁元英开着宝马车去吃功夫面的时候就有体现,详情就在如何做最好的自己?这篇文章里。

而在自己独处或是与自己同层级的朋友相处时,又做回了那个当生则生,当死则死的自己,她在两个角色之间来回穿越着,而且还能做到轻松自在,一点都不含糊,既然已经绑上了丁元英这位高人,为什么还不能理所当然的过上丁元英那种人的生活?

为什么芮小丹在与丁元英相处时,才会开那宝马车,而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却选择开着那辆欧阳雪丢弃的四万元的烂车呢?

其实,芮小丹非常清楚的知道,当自己没有像丁元英那样有真实的本事时,只靠着一个有本事的人,终究有一天会失去那个依靠,严重的甚至会让自己丢失了那个真实的自己,而且不愿意回归真实的自己,让自己活在一个梦幻一样的世界里而不能自拔,这是多么可怕的事呢?

一个人如果单有一个躯体,里面的神都不是自己的,那请问要这样的躯体有何用,跟那些行尸走肉的人有何区别?

所以,芮小丹这就叫做自知,自己知道自己是怎样的角色,实际情况是怎样的一个人,因为她清楚人活着,只要脱离的现实,离迷失自己的生活也就到来了。

因此,在欧阳雪问她如果股票赚钱了你有什么打算的时候,她反问了欧阳雪,然后欧阳雪说赚钱了就把这部旧车换了,以后再也不买二手车了。

然后芮小丹就说,那这辆旧归我了,到时候分红的时候从那里减去四万元就行,然后欧阳雪说什么这车本身就是二手,还开了这么久,卖了有没有人要都不知道,怎么还值那么多钱之类的……

还说,你那不是有一辆宝马吗?反而还要开这辆破车?

芮小丹并没有任何的解释,只是笑了笑后说那车是咱能开的嘛?

之后就跟欧阳雪拿车钥匙开着那辆破车走了,留着欧阳雪一个人站在原地不明所以的思索着……

在一般人看来,芮小丹既然绑上了丁元英,就应该过上丁元英那种层级的生活,这是很正常的一种思维,但他们没想到了是,这只是表面的生活。

因为从本质上来看,芮小丹与丁元英本身就是两个不同层级的人,就像韩楚风与芮小丹的层级差别一样,不管您如何将自己外在的生活变得如何的高贵,终究内在您还是没有改变对吧!

所以,对于一个有真正的能活出自己的芮小丹来说,追求这种外在表面的生活又什么能符合她这种角色呢?

反观天道电视剧中的刘冰,对于芮小丹而言自然就能得出很鲜明的对比,这一点在您观看的时候慢慢的品味自然能知道其中的区别,既然有区别,那他俩各自的结局自然也就不同了……

那为什么当自己与丁元英一起的时候,又愿意开着那辆宝马车呢?

这就叫做懂得顺之道,就是顺势,也就是在那种形势之下,不得已而为之的一种行为,这又如何说呢?

就是丁元英层级比自己高,那自己只能在丁元英制定的规则下生活,这就是一种生存法则,高层级的永远掌控着低层级的,这不是您想不想或是喜欢不喜欢的问题,都是这样,就像天要下雨,从来不会管您喜欢与否它都下一样。

所以,芮小丹在与丁元英相处的时候,自然就过着与丁元英层级的生活,然而在没有丁元英的时候,自然的就过回属于自己那个层级的生活,这就是上文说的来回穿越一样的生活。

其实这并不奇怪,对于一个能认清自己的人,不管自己处在怎样的环境里,TA都能始终如一的知道自己是谁,也就说那个内在的自己依然清晰可见,而不会迷失本真的那个自己。

只有这样的人,才叫做自知,才能活出不一样的自己,才会懂得随着不同的环境而能调整自己以能顺应着外在的环境,能与任何不同的环境完美的和谐,并且不失那个真正的自己。

而且,从欧阳雪与她的对话及她要买那辆破车里,就能知道芮小丹非常清楚的认识到,不论一个人的外在怎样的高级,永远也不可能撑起那个人内存的高贵,这是不可能划等号的。

所以,她才不会将自己的精力花在那些外面的花花世界里,让自己活出了很多个连自己都不认识的自己,那就彻底的没有自己了。

反观很多人,都喜欢追求外在世界的花花绿绿,然而内在的自己却依然很空虚,这是因为那个真正的自己已经丢失了,如果还继续的执迷下去,终有一天会变得和行尸走肉的人一样,那人活着还有啥个意思?

所以找回迷失的自己就是能深刻的认清自己,认清自己的现实情况,并且能在内心深处坦然的接受而去面对。

所以,在不得已而为之的时候,要像芮小丹那样懂得顺势而为,以能与周围的环境和谐相处,但要时刻清醒的认识真实的自己,不能被那个不属于自己的环境所迷惑,当脱离了那个环境之后,自然就能像芮小丹一样做回真正的自己,过着属于自己真实的生活。

这就是既能与不属于自己的环境和谐统一,又能在属于自己的环境里自由自在的活出真正的自己,所以才能不受到伤害的同时又能精彩的走好自己的一生!

好了,今天的分享就到这里,圣宫君祝您的生活越过越美好!